素樸之美

 

 

文/張月理

 

 

        回憶初中上國文課夏丏尊先生的文章〈生活藝術〉。他請弘一大師(李叔同)到江浙白馬湖小住,第二天中午送了飯及兩碗素菜供養他,坐著陪他吃中餐。看著他歡喜地把飯扒入口堙A鄭重夾著蘿蔔、白菜那了不得的神情,讓他感動慚愧地要掉下淚來。他看著弘一大師真正體會到菜根香,甘美、知足。當時看了這段敘述在我小小的心靈, 觸動內心無比的感動(從小學到高中所上的課大部份都忘了,只有最記得這一段),留下無可抺滅的記憶,也影響我生命追求的價值,簡單、樸素、知足,讓內心自由的喜悅。

 

 

弘一大師從極絢爛歸於平淡。未出家時風流倜儻,才華洋溢,書、詩、畫、字、金石、音樂、戲劇集於一身,獨樹一格,卓然出眾。尤以書法最為眾知,從早年的篆、隸、行、楷,到出家後的純靜內斂,樸素無塵。作為他渡眾的法門,大師重振佛教南山律宗,戒律嚴格,從出家到圓寂的行、住、坐、卧的行誼,嘉言懿行,在當今迷失的時代裡更值得我們深思與效法。

 

 

  弘一大師墨寶

 

 

 

素樸本來是人類本質的面目,人人俱有如嬰兒般的天真無邪。因成長歲月生活的需求,慢慢地把雪白如玉的心性,染成五彩的面目, 如《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善」既是「慈」,有慈悲心就能施,能施就「不貪」,不貪就無慾知足,「知足」就不求人,不求人就不媚世、阿諛、奉承,就可回本來面目。

 

 

 

《論語•述而篇》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這是孔子偉大的平凡。不虧是至聖先師,影響中華文化兩千多年。人真要無求品自高,才能真正作自己的主人,悠遊自在,清簡的生活,無求就不被物慾誘惑,心靈才能從物慾的桎梏解脫出來;當人無窮盡去追逐物慾名利,往往就失去清靜質樸的本性。人類原來是透過文化藝術來陶冶未經雕琢樸魯的心性,但在學習過程不知不覺被染著世俗更深的習氣,慢、疑、惡見,而更會掩飾自己,再製造另一種面目,世俗所謂的虛偽、媚世。我們看到很多的藝術、文學創作,作者在早期未成名的作品都是非常質樸,讓人感動,但到了成名後,名利加諸太多的奉承,作品就不如以前創作的自然素雅。《論語•述而篇》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想起小時候住鄉下,村子堛漱H都是「土土的」(「質勝文」),到都市看到讀很多書的人「文勝質」,故孔子要人保持先天與後天的平衡。事實上生命要保持原本初發心的直心是非常難的,就如藝術本質是透過「藝」美化「術」技巧,以開發生命具有的美感。但是技巧過度的雕琢就會變成「形式」,「美」過度的舖陳,就會太裝飾。創作除了美的要求,更重要必須透過心靈思想對時代民族的關懷及自己內心情感舒懷,而不只是外在裝飾、取巧。「士先器識而後文藝」,是弘一大師諄諄勸導文藝工作者的期望。要先培養道德、氣節、人品皎潔,而後創作,以德為上,文藝次之。

 

 

  晚霞,殷紅絢爛,即將西沉

 

 

 

《易經》:山火」,〈象〉曰:山下有火」。山體層峰峻嶺,峭嶮參差,草木、花卉,本自然無華,經夕陽火光照耀,形成五彩霞光,斑紋華采,絢爛極美,故「」為文飾之美,如人之初「質」樸無華,如山蘊含無限,經文明洗禮質藏「文」顯,見其外、飾其身,如「光」,光極既逝,文明是教化人類本來素魯的心性,達到人倫道德禮儀之序,但文明過度的教化只在修飾所需,就會失去本來真誠之性,所以賁卦「上九:白賁,无咎」。」本來是文飾之美,雜華眾色,而在上九回到無色之美,如絢爛歸於平淡,如人類文明富裕既染著修飾應酬之習,不知節制流連忘返,全失本真,上九為卦之極,返回本質之素,反樸歸真,極飾反素。《道德經》:「見素抱樸,少私寡慾」,像國畫金碧山水、發展到水墨山水、宋瓷、明式家具、文人園林的白牆黑瓦,達到藝術心靈純淨的境界。所以《易經•雜卦》 : 賁,無色也」。漢劉向《說苑》:「孔子卦得賁,喟然仰而歎息,意不平。子張進,舉手而問曰:『師聞賁者吉卦,而歎之乎?』孔子曰:『賁非正色也,是以歎之。吾思夫質素,白當正白,黑當正黑。夫質又何也?吾亦聞之,丹漆不文,白玉不彫,寶珠不飾,何也?質有餘者,不受飾也。』」所以本身質地的放光,「剛健篤實」自然無華,素樸就能達到美的境界,任何物體本身質地好,就不需要太多的裝飾,如同好的食材是不需佐料的搭配,就能顯出它真正的甘美。

 

 

物體質地的豐厚,就能顯出它的美,無需外飾。

 

 

每年冬至前後,和外子到陽明山山仔后路燈管理處的花圃及第一停車場的茶花園賞茶花。滿園大大小小無數的品種,開著各色各樣的茶花,燦爛怒放,爭奇鬪艷。唯獨最讓我鍾情的是白茶花,在眾色之間,更是顯出它的純清、淨潔、脫俗。每次駐足屏息凝視,洗滌塵境,頓開神悟,「白」無色如沉珠韜光,「素」為之大美矣!

 

 

  白茶花(蔡明宏攝)

 

 

 

 

 

 

作品欣賞

 

 

策畫•插作/張月理

 

協助/蔡明宏

 

 

 

 

 

         繁華落盡

 

         花材:太陽花、頷垂豆

 

         花器:創作陶

 

         花型:心象花

 

 

 

 

 

 

       反觀自

 

         花材:枯木、象草、菝葜、小月桃葉

 

         花器:創作陶

 

         花型:心象花

 

 

 

 

 

 

       懵懂天趣

 

         花材:滿天星、野草、象草

 

         花器:四角筒

 

         花型:文人野趣

 

 

 

 

 

        

 悠然

 

 花材:菝葜、高山羊齒、枯木

 

 花器:盤

 

 花型:文人花

 

 

 

 

 

 

         閑靜

 

         花材:文竹、枯木、陸蓮

 

         花器:瓶

 

         花型:禪花

 

 

 

 

 

 

         

             

         

        任運自在

 

          花材:百合、春蘭葉、小月桃子、高山羊齒、蠟梅

 

          花器:瓶

 

          花型:文人花

 

 

 

 

 

          

 

  坐忘

 

   花材:旅人蕉、斑葉絡石

 

   花器:瓶

 

   花型:禪花

 

 

 

 

 

 

 

 

 

 

 

 

   寂

 

   花材:斑紋草蘭、真珠果、頷垂豆

 

   花器:陶鼎

 

   花型:禪花

 

 

 

 

 

 

 

 

 

 

  

  

 

   花材:枯木、真珠果、小手毬、頷垂豆、蕨

 

   花器:竹筒

 

   花型:文人花

 

 

 

 

 

 

 

 

 

 

 

 

  塵影落盡

 

  花材:文竹、蓮蕉、玫瑰、菝葜

 

  花器:竹筒

 

  花型:禪花

 

 

 

 

 

 

 

 

 

 

 

   忘塵

 

   花材:蓮蓬、著莪、枯木、野薑花

 

   花器:陶瓶

 

   花型:禪花

 

 

 

 

 

 

 

 

 

 

 

   心行處滅

 

   花材:敗荷、三角草、芒草、蓮蓬

 

   花器:四方盤

 

   花型:心象花

 

 

 

 

 

 

 

 

 

 

 

 

  再生

 

  花材:陸蓮、玉羊齒、枯木、姑婆芋、小松果

 

  花器:變形陶

 

  花型:禪花

 

 

 

 

 

 

 

 

 

 

 

 

  再生

 

  花材:著莪、姑婆芋、枯木

 

  花器:破瓶

 

  花型:禪花

 

 

 

 

 

 

 

 

 

 

  

  再生

 

  花材:鬼莎欏、玉羊齒

 

  花器:破瓶

 

  花型: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