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在生活中所佔的角色就像畫龍點睛一般雖您不見得有所感覺但只要您
仔細留意相信 一定會瞭解為何我們這麼說,歡迎您與我們一起來探索 。

 

 

女性與花─女性作家筆下的花花世界

文/林淑媛 清雲技術學院通識中心

 

女性與花幾乎等於同義詞,兩者同具有美麗的特質,往往互為指涉,例如國色天香、憐香惜玉、花樣年華、花姿招展等等語詞點出女性的特質以花最能適切傳達。從創作的角度思考,女性創作者以其高度敏感與高度的審美能力,對花的形貌與精神是否能夠有更真確的把握,賦與更深邃的意義?

在臺灣現代散文作家中以女性作家最多,她們筆下的花花世界傳達了那些訊息?我們從琦君、洪素麗、張曉風、凌拂等以花為題材的作品去了解她們藉花所營造的深邃幽緲的世界。

 

壹、鄉愁是一場金色的花雨

琦君擅長掌握懷舊的題材,筆下的童年、家鄉、親情莫不籠上一股濃濃的惆悵,無法再召回的人事物,只有以筆去呼喚,而她以桂花來表徵鄉愁。

在<桂花雨>這篇文章堙A她提到家鄉大宅院前後兩大片廣場,沿著圍牆,種的全是金桂,八月才開花飄香,一直令她魂縈夢牽。

我們早已知到中國文化中梅花一向是標高脫俗的象徵,但琦君不諱言自己喜歡桂花,她說:「桂花樹不像梅花那樣有姿態,笨笨拙拙的,不開花時,只是滿樹茂密的葉子,開花季節也得仔細從綠葉叢塈銌茠寣C它不與繁花鬥豔。可是桂花的香氣,真是迷人。」桂花確實以香氣取勝,這是我們一般印象,不過作者說真正迷人的原因是不但可以聞,亦可以吃。

吃花的方式主要善用桂花的香氣,因為桂花飄香不僅十里,整個村莊都浸在桂花香堙A所以母親會採花作好吃的糕餅。

桂花雨飄香
花材:香蕉樹、雞冠花、小白菊、林投葉

秋之桂花點點,可增添七夕乞巧的喜悅,作家啊!鄉愁暫且放下。

採收桂花要以「搖」的方法,才能保住香氣。當母親吩咐長工在颱風來之前收桂花,琦君就幫忙在樹下鋪竹篾,幫忙在樹下使勁地搖,當桂花落下來,落得滿頭滿身,她就喊著:「啊!真像下雨,好香的雨啊!」桂花飄落猶如一場香雨,這原來是篇名桂花雨的由來。

鄉愁在琦君筆下遂化成滿天飛舞的雨,飽含著香氣,兜頭罩下,有形有色有香馥郁極了。這場雨埵陬L憂的童年、父母親的愛、鄉里的情,全化成滿天飛雨,不禁令人魂縈夢牽,低迴不已。

如果琦君是在此岸憑弔彼岸的鄉土,洪素麗則在美國他方溫存臺灣這座島嶼,她在<一花一葉耐溫存>中以島上常見的花草樹木重溫島嶼的各種記憶。

記憶與著四季競走,夏天當然是鳳凰花。她形容這是「年年在枝頭燃燒,像烈士滴血,它的火紅,十分有悲壯的意味。火鳳凰自焚,復次再生,而細雨點般的綠葉,彷彿『無邊絲雨細如愁』地點滴清青,實花虛葉,相得益彰,配得多麼恰當!」如此熱情正應是志大輕狂的少年的寫照,浴火重生不怕失敗,一心一意朝向夢想前行。

細數下來美人蕉、胭脂花、雞冠花、曼陀羅花、山茶花等都在記憶中復活。像胭脂花不只是李後主的「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詞中傷悼之色,她更是庶民的煮飯花,因為她總依時在近午開花,看到這花開就該去煮飯囉!庶民的生活貼近自然的運行,勝過理論的雄辯。成長中眾多花媬W鍾山茶花,作者開頭便說因其具有治吐血、燙火傷灼等療效,又替春寒料峭時帶來寒香,又叫椿花;又舉小仲馬《茶花女》中主角對所有花過敏,單喜愛白色山茶花種種說明不足以讓我們了解,當她說「白色山茶花有一種幽燕情調,一種高山流水的蒼茫,一種壓抑,一種蒼苔庭院的潮氣,一個飄渺的手勢。」我們似乎也能被引入那寬闊的想象空間。

台灣頌
花材:百合竹、倒柏、帝后、美人蕉、颱風草、革葉蕨、羊毛松

美人蕉在文人筆下復活,卻也在花藝家手中展現亮麗色彩。

 

貳、花是青春的箋注

你會用什麼來見證我們的人生?財富、地位、美或其它?

張曉風說她要為美留影,在<杜鵑之箋注>開章名義就引鄭康成為詩經作箋、宋人吳正子為李賀詩作箋為證,凡所有美麗且奧義的東西都應該有箋注,所以她理直氣壯地要為杜鵑箋注。

當七歲那年聽到的一則神話,神話就是種解釋,大概美而不俗的事物總會有神話的說明,說明存在的源頭與理由。在柳州城春寒猶深的夜堙A母親說:「柘蓊杜鵑鳥很奇怪,牠把自己倒掉在樹枝上叫,叫到後來,血都從舌頭上滴下來,滴到杜鵑花上,花就染紅了。」因為這則泣血的故事,所以作者聯想滿滿一叢樹上都是生生死死的牽絆。

接著讀大學,讀的是臺北外雙溪的溪城,當年校園草萊初闢,蘇州籍的施寄言先生親手在校園種樹。種桃種李種春風,而施先生卻種了杜鵑。在作者心目中年年春花,都是同屆同學,一起來吟誦青青子襟,悠悠我心。

我們每個人在這星球都有他的本命樹,與生命共榮枯。她認定「其中有一叢開在階梯旁石縫中的粉色杜鵑,我幾乎把它看作密信故事堛漸貍R樹,年年春天都要和它相對站一會,彷彿那二十歲的長髮女孩,此際來重訪故,或者自己。」在一棵樹堿搢鴞菑v的靈魂飛揚或低昂,蓊鬱或蕭瑟。

陽明春曉
花材:小手毬、三色杜鵑

張曉風為杜鵑箋注,花藝家也在杜鵑花裡,
看到自己靈魂的飛揚與燦爛。

火之舞
花材:苔杜鵑、葉蘭、鳳尾雞冠、電信蘭葉

洪素麗筆下的雞冠花,在花藝家現代造型的
手法中鮮活靈動。

豐實之美
花材:月桃果、太陽花

月桃結果實了,她也是花藝家的「花客」。

 

參、春天在舌間跳舞

相較於都市,野地塈颾e易遇見春天的蹤跡,月桃、野薑花、山芙蓉是凌拂筆下的野花三帖。

她這樣寫月桃:「春天的蹤跡在野地堿O粉蛢H掃一點霞紅,雪白清豔細細長」宛如仙子,但與它的成長環境是芒草地、沼地密草叢、野地、水畔、作者屋後的山岩壁上實不相稱。所以這不是溫室的花,它更屬於大自然。
作者並沒有一味陶醉在美中,她說:「今春興起,我刻意漫山尋花攀得月桃花串,一回三朵汆湯,一回五朵炸食,樣樣皆做得小心翼翼。」將花作成佳餚,連味都寶足了。

她形容烹調野薑花的心情:「全部情,全部意,心情調了麵粉加蛋,緩緩攪得夕照流盡,生活之中展翅的蝶瓣一朵朵拖了麵糊放到油堙C田疇的夜田疇的早晨,那香味會香得死人的香,順著喉舌滑到胃媮棓p得沒有化開。」全心全意像極了宗教的神聖虔敬,美的事物本就應專心恭敬以待,才能不辜負造物者的美意。

春歸翠隅
花材:紫藤、倒柏、山茶、玫瑰、樹根

記憶中復活的山茶花,也是花藝家與文人同樣用心灌溉的繽紛。

但並非執著在花之美味上,作者其實有其弦外之音,例如描述烹調月桃花的情形,「新歲它又發新芽。採了新芽似新筍,在磨板上輕輕磨碎成泥,和上麵粉蒸成餅,趁熱與蒜泥醬油蘸食。」細剁慢蒸中佳餚在前,她搬了長椅,仰一會兒,坐一會兒,又含一口清茶,然後緩緩點出月桃冉冉的教會她成為生活的奇才,奇才不單有巧手慧心善於烹食,而是明白人需要的其實真的不多,菜根香奡味長,即如一貧如洗,只要簡省物欲,亦仍可體會如斯繁華的生活。 

我們想要的往往比需要的超過太多,即使已豐衣足食,也無法感受快樂的滋味,少欲知足才能找回生命堛漪K天。

肆、花待有知音賞

女性作家以其細膩敏感的心靈提醒我們去找回生命的感動,每一朵花在她們筆下都是種啟示。凌拂提及喜歡山芙蓉的理由,不在於它的野素光清,而是山芙蓉的美在於它的節度知有終始。因為「花謝是一種捐棄消亡,而山芙蓉無關消亡,它會在時間堙A容色嬌媚的從容把自己還原成含苞狀而後凋落。作者隨後說明常常踞在山芙蓉樹下,悄然靜對落花,看不出它已一一褫盡生命,花瓣上的肌理紋路絲絲悠曼,飽和分明,一朵一朵莊華端謹的還原成含苞狀捲在地上。」山芙蓉帶給她的人生啟示是「成毀渾沌,甘之如飴,則貞祥隨之。」而我們是否也從她們的引領中重新找回美的感動?

美國著名畫家喬琪亞˙歐姬芙創作大量花卉題材,並慣以將花的局部放大,她解釋說:「當你仔細注視緊握在手堛漯嵼氶A在那一瞬間,那朵花便成為你的世界。大城市的人多半行色匆匆,沒有時間停下來看一朵花。我要他們看,不管他們願不願意。」她以放大的畫法讓人無法移開視線,而只好靜下來端詳接受美的訊息。藉著一朵花窺見世界的奧秘,文學作品亦是如此。只要我們用心生活,相信從一朵花媬s見世界的奧秘不只是神話而已。

綠葉襯綠花
花材:月桃花、梔子花、麵線菊、萬年青、葉蘭、八角金盤

凌拂的月桃花「春天的蹤跡在野地裡是粉菕A淡掃一點霞紅,雪白清艷細細長」,因此花藝家請她來家小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