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善變

玻璃、藝術、產業與花藝創作

 

前言

 

三日,台灣玻璃藝術創作盛事就是高雄捷運站藝術創作:「光之穹頂」、「凝聚的綠寶石」、「橋頭糖廠水彩玻璃藝術」、「半屏山之魂」,在高雄捷運站五個公共藝術創作裡面,就有四個與玻璃有關。「凝聚的綠寶石」在R4高雄機場之左,創作概念就是透過將玻璃平工切割,打磨層層玻璃成漣漪般的巨大流體狀牆面,如湖水直立翻轉,呈現磅礴氣勢、詮釋光波水流之變化。由德國藝術家Lutz Hautschild所創作,堪稱全球最大玻璃雕塑3D公共藝術。

 

「光之穹頂」更令人驚豔,是設置在站體穿堂層天花板的公共藝術作品,直徑達30公尺,面積為六百六十平方公尺,是全球最大單件玻璃鑲嵌公共藝術品,由義大利美國籍國際知名玻璃藝術家Narcissus Quagliata所作,從構思到成形耗時四年半,以「包容」為主軸,從生命起源那一刻說起;「水-生命的孕育」、「土-繁榮與成長」、「光-創作精神」、「火-毀滅與重生」四大主題,(自由時報,2008.3.5B8)映畫出高雄人與生命的故事。作品除了傳統鑲嵌,還運用獨創「光彩畫法」,在700℃的高溫下於數秒內完成作畫,為玻璃勾勒出夢幻流動的色彩(蘋果日報,2008.3.8,A6)。

 

「半屏山之魂」在世運站,由美國人Ron Wood和Christian Karl Janssen所創作,在天棚處呈現光影交錯的影像,是數位彩繪玻璃天井,森林意象透過自然的陽光下灑落整個車站,是世界最大數位玻璃藝術。

 

在南台灣,就有堪稱世界第一的三個浩大工程玻璃藝術創作,光影的幻化,善變的美色,驚豔全球。自古以來,玻璃一直為人們所喜愛,玻璃可以造成不同形狀和顏色,成為玻璃藝術,七彩絢麗,人們生活因而更豐美。一提到台灣玻璃產業與玻璃藝術創作,馬上聯想到許多新竹的玻璃工藝博物館,簡稱玻工館,其功能為做玻璃工藝的展示、研究、創作和推廣。玻工館成立的目的是鼓勵玻璃藝術創作,提昇未來玻璃工藝水館;提昇玻璃產業的的現況;促進世界性的玻璃藝術交流;提供民眾休閒娛樂及培養國民對藝術的鑑賞力;紮根新竹玻璃文化,形塑城市特色。

 

台灣玻璃產業是從1887(光緒13),台灣人陳兩成於台北萬華設置玻璃廠,以坩堝窯配合手工吹製玻璃器皿,揭開台灣玻璃產業的序幕。新竹第一家玻璃廠,則在1925年才成立,隨著時代的進步與工藝的發展,新竹玻璃工業從生產民生必需品外,許多從業人員也從事玻璃藝術的創作。另一方面,有藝術相關背景的藝術家們,把玻璃當作造形素材,挑戰玻璃的許多不可測的多變因素。

 

不同的溫度有不同得膚觸,高溫的玻璃,清澈豔麗;低溫的玻璃,沉穩內斂。在玻璃燒製過程中,最難掌握者,就是溫度,據了解琉園的製品,成功率已達80%,可見他是經過多少次的試驗,一再試驗才累積出來的成果。王俠軍先生的創意,成了世界的品牌,也成為台灣玻璃藝術的驕傲。

 

琉璃工的玻璃藝術創作,也是被許多世界有名收藏家所收藏,TMSK第三家餐廳頂部一朵超大的金牡丹,是楊惠小姐近期大型裝置藝術的創作,豪華的令人屏氣凝神,緊緊抓著人們的驚豔眼光,博物館外牆的牡丹,也是精典之作。

 

在許多人以為新竹玻璃工廠大量移往大陸,只剩下玻璃藝術創作者,苦撐起玻璃王國的命脈,似乎光芒已盡,往日璀璨風華不在的當兒,彰濱工業區透過相關輔導推動,結合政府與海內外資源,打造共同品牌,協助玻璃產業擴大行銷,使台灣成為亞太玻璃之製造基地,凝聚玻璃群眾之共識,提升全體群聚的品牌意識及玻璃藝術的層次。彰化建設局黃哲崇局長親切的邀請「妳們一定要到彰濱工業區,到台灣玻璃博物館參觀,共同見證台灣玻璃奇蹟」。這兒每天有十部以上遊覽車入館參觀,被人們認為在偏僻的彰濱工業區堙A如此盛況是難以理解的。但看看玻璃產業界的努力,政府各部會的大力扶植讓產業轉型升級、品質創新,提升產業群聚競爭力,相信未來,一定成為是台灣玻璃的經濟奇蹟。

 

一般業界,特殊玻璃的工藝,也提升至藝術創作的水準,如玻璃雕刻藝術業者所詮釋的是:「玻璃藝術為虛實間創造和諧的連結,裝置藝術增添空間畫龍點睛的效果,圖案、色彩與光影的交錯,在每一刻裡幻化出美的視覺饗宴,生活絕不是一層不變,透視著簡單交織的線條,延續品味流轉於空間的氣圍。二十七年刻劃彩繪技巧,專業與專注創作出無數經典之作,為客戶需求量身打造的專屬品味,堅持完美作品交付,不負客戶所托,使命必達」。(寶得特殊玻璃專業)

 

「傳承美術工藝運動之理念,追求精雕細琢的美學精神,刻劃一個舞光弄影的境地,讓玻璃的美延伸到空間每個角落,臻至完美演出」。動人的文宣加上刻劃細緻的作品,散發出品味的生活美意。大家都看見台灣玻璃工藝之美,也看見突飛猛進產業的提昇。

 

台灣玻璃產業蓬勃發展,藝術家不斷的有精美的創作問世,花藝家自然不會與冰晶水玉,錯身而過。在古代運用玻璃為裝飾,用於宗教、或製作精美昂貴的容器於日常生活使用。人造材料很多,而玻璃是歷史最悠久的人造材料之一,西周的古墓中曾發現玻璃管、玻璃珠等物品,可見中國在西周時,已有玻璃的製造。古埃及在公元前二千年左右,也記載使用玻璃作器皿(維基百科,2008.2.23),生活中的玻璃器,常被用來做裝飾、擺飾。

 

「玻璃水晶造就了多元的生活精品,款式包羅萬象,從古典到現代,從小巧的首飾到酒具、裝飾品、吊燈、家具,一應俱全。甚至延伸到設計香水瓶,都為這古老的產業注入時尚風采。」(張寧馨,自由時報,2008.1.15)

 

二月份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的「光影之舞-義大利名家瑟古索現代玻璃藝術大展」,李維奧•瑟古索大師(Livio Seguso)是義大利國寶,他說「對我來說,玻璃最適合表達人類的觀點,玻璃的透明度千變萬化,我們可以從中一窺稍縱即逝的形象以及瞬間飛逝的概念…..(張承宗,2008)

 

「玻璃是簡單的,要有感情,才有辦法形塑出自己要的樣子,想法要與技術並行,才能產生佳作。」玻璃的千變萬化,來自於各種不同的藝術創作方式及風格,光影的捕捉,是藝術家鍥而不捨追求挑戰的所在。「近來業者更打破水晶重剔透感的傳統框框,黑色水晶以神秘姿態,帶來了水晶美學新革命。」(張寧馨,2008),利用水晶透明玻璃的基本原素,加上獨特的技術與概念,讓玻璃產生另類的魔力,似永不止息的迷人魔法。

 

藝術生活化-玻璃器創作與插花藝術

 

玻璃藝術如此引人入勝,花藝創作者和玻璃創作器皿相知相惜而蹦出火花,是最自然而然美的邂逅。藝術家以玻璃為素材做為藝術創作,花藝家讓玻璃創作,再付予新的創作,新生命運用,以花卉為媒材,讓藝術生活化真實親切的落實於生活中。黃董事長說:以玻璃器為例,窯爐吹製的輕薄與隨意扭曲之美,熱塑的晶瑩與堅實俐落之美,脫蠟鑄造的堅實滑密與耀彩藏輝之美,拉絲編製的晶透與綿密之美;複合媒材的璀璨鬥麗,光怪陸離之美,。作者於製作之餘,多少獨到的巧妙技巧,使花器加上品賞的價值,(黃永川,2008)

 

使用玻璃花器插花早在唐代已有,「從西域進口,有些具有切割打磨稱為『切花』,從古畫的供佛器就有玻璃花缽、花盤了(簡榮聰,1999)」。宋乾淳歲時記宋代皇宮插花使用水晶瓶、大食玻璃插花:「間列碾玉、水晶、金壺、及大食玻璃、官窯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魏、御衣,黃照、殿紅之類幾千朵;……」宮內所有的貴重花器如碾玉瓶、水晶瓶、銅壺、大食玻璃瓶、名貴官窯瓷器等古董原作觀賞,非必作為實用,但一到花期,則全部提出,安排在各殿堂花展之用。所插的花材也選用最名貴的姚魏、御衣等牡丹花之類,好不壯觀 (黃永川,1992)」。

 

清代亦有水晶瓶、玻璃瓶插花。據民俗學家簡榮聰先生在《台灣花器藝術》一書中所研究,台灣日據時大量的玻璃瓶,被使用於早期並不富裕的台灣民間,是很值得研究的現象,這些花瓶並不是情調或欣賞,而是為了信仰上供奉神明祖先虔誠的擺設,先民艱困生活中祈福與精神慰藉,敬拜時供奉鮮花所使用,因此需求量大,造型自然極為巧妙,玻璃花器,製作的獨到技巧並用以插花,就是寶器分花的精神所在。

 

應用玻璃器花藝創作及其技法

 

透明容器的插花創作

 

    玻璃器有許多製作的方法,用吹鑄、壓,或高溫、低溫、脫臘等,在玻璃製作中加入各種金屬和金屬氧化物,如加鉛的水晶玻璃、或加錳成深紫色,加少量鈷,造成籃色等不同技法所生產的玻璃,不管是裝飾用或日常容器它都有晶瑩、光滑的特質,因此在花藝插作時,一些插作技巧,就可以創作自如。

 

    玻璃器有透明者如:一般透明玻璃容器或水晶玻璃十分閃耀燦爛,使用為花器插花,做玻璃水影表現,花枝在玻璃器中的美感表現是需要一些技巧;在透明器中可以做「撒」,將插入的花枝固定,有許多不同「撒」的做法;應用高筒狀的透明玻璃器時,可將枝梗折曲,放入器中,讓枝梗可以卡在花器的內壁上,用以固定花材,如枝梗在內壁中不甚美觀,則可用適當的葉片放入水中,遮著「撒」及稍亂的花枝。

 

    可於器中放入長葉山蘇,讓它轉折成S形,成為造型的一部份,更可以固定插入的花枝。

 

    可在容器中放入金屬網或其他質材的網狀物固定花材,成為透明器中的變化,與插入的花卉成為視覺美感。

 

    透明器中,放入五彩反光箔紙,於水中可固定花材,增加器中色光的變化,並加重花器的份量。

    可運用玻璃珠放入器中固定花枝,並產生器與花之多元變化之美趣。

 

    器底可放置小白細石,花可放入水中,用細石固定成水中花,有更清涼的視覺效果。透明瓶器也可披以絲帕,增加作品上下平衡及裝飾。

 

有色玻璃容器的插花創作技法

 

    彩色玻璃碗器,可在器中放置劍山插花,但宜用鋁箔紙或葉片覆蓋,或放細石,細石顏色與花器顏色搭配,如黑色玻璃器中,放白色小石,頗有現代感。

 

    彩色瓶狀器,固定方式,可用「撒」或網狀撒固定花枝。有人使用透明水管放入器中,也頗為方便,有人使用保特瓶剪開的塑膠片,使卷曲用於有色玻璃瓶中固定花枝,也非常方便。多方面的技巧不妨嘗試使用。則使用玻璃器插花,可更得心應手。

 

玻璃器插花之花材使用

 

    視玻璃器的大小選材,玻璃器因材質的關係木本花材不宜大粗壯,或太高,花材宜處理乾淨,尤其透明玻璃器,器中的水才會乾淨。最常使用草本花材為大宗,但也要注意花材的清潔。

 

    玻璃器給人的感覺是屬於現代感的造型,因此以造型花的手法插花,選擇適當有色的玻璃器皿,亦可用來插理念花、心象花、寫景花,只要注意細膩的手法,選材適當、剔透光彩的玻璃器,在花藝的表現上,可創作出無限的可能。用花藝與玻璃藝術做裝置藝術的表現,或極簡藝術的創作,也都會有一番氣象。

 

    期待玻璃藝術家與花藝家,有一場別開生面的邂逅,倂出榮耀世界的火花,成為照耀大地的光芒。

 

結語

 

    再次的作玻璃器與花藝創作結合,從容器插花開始做起,用意在於突顯花藝家社會美育責任的承擔,並協助台灣玻璃產業的發展,盡一份心力。「近年來台灣花器之創發與製作,隨著台灣花藝界的發展而顯得空前的蓬勃,(黃永川,2008)」。今後如果提供各種花器的創作者與花藝家有更多的互動,不但花藝文化的銳變產生,而且也都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的推手。「腳下風土」就是文化創意產業的養分,「乾枯的生活想像,很難開出斑爛的創意經濟」(李仁芳,2007)。花藝家「察覺風土的姿勢」,察覺花材、產業、藝術與創作的脈動,用心領略與實踐,則「創意台灣」的願景,就可踏實一步步的實現。

 

參考資料

黃永川(1992)《中國古代插花藝術》,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簡榮聰(1999)《台灣花器藝術─台灣早期插花器物研究》,南投縣民俗文物協會

李仁芳(2007)原鄉時尚-八倍速連驅動創意經濟台北天下

張寧馨(2008.1)〈自由日報〉,2008.1.5D11

黃永川(2008.2)〈承天載物,寶器分花─論花器及其應用〉,花藝家71期,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張承宗(2008)〈歷史文物〉,2008.218卷第2期,國立歷史博物館,p.7

 

作品欣賞

策劃:羅吟惠
插作:羅吟惠、黃燕雀、鄭美櫻、盧春美
協助:王曼倩、羅彩娥、徐榮春、林美月

 

 

 

 

花材:大理花、蘭花葉、染色文竹、海芙蓉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花

 

 玻璃靠光來顯色,透明玻璃器也可以用花來顯色,器中水淺,足夠養花。

 因此,不會產生水之浮力,花亦不會變形放大,不妨試試。

 

 

 

我看花

 

花材:黃陸蓮、寶石葉

 

花器:玻璃瓶

 

花型:造型心象花

 

通透的玻璃器中,「我」看「花」,花仍是花,水仍是水,所不同的心。將

 

花、葉固定在枝梗中,靠著瓶壁為支撐處,水不致產生浮力的量即可。

 

 

 

 

心配

 

花材:紅海芋、斑葉蘭、粉撲、鵝掌木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花

 

 玻璃中加入金屬和金屬氣化物,可以改變玻璃顏色,黃色玻璃加淡綠色彩,

 

長頸圈足形式美觀,以黃海芋的色彩相呼應,花、葉、玻璃,把美麗的創意

 

分送到觀賞人的心坎堙C

 

 

 

 

心隨萬境轉

 

花材:鐵砲百合、新西蘭葉、麒麟草、大理花

 

花器:紅、黑色玻璃瓶

 

花型:造型聯體花

 

玻璃加金屬銅造成深紅色,加鎳可以造成黑色玻璃。取新西蘭葉隨心轉折成

 

型,玻璃瓶顏色深,固定花枝時,可用「撒」,或鐵絲網狀物。

 

 

 

不掩不遮

 

花材:鐵砲百合、東亞蘭,星點木、葉蘭、粉陸蘭、麒麟草、寶石葉、

海芙蓉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心象花

 

      加上金屬銅的玻璃器,呈現紅寶石色,花朵嫣紅相配,葉綠生姿,似大

自然不掩不遮,盡情展現風華。

 

魅惑

 

花材:粉撲、陸蓮、武竹

 

花器:雙耳瓶

 

花型:心象花

 

鬆鬆柔柔的粉撲花,把透明玻璃瓶染上胭脂,在雙耳、圈足上留下玻璃最初的

清瑩樣貌;魅惑的紅。花材直插,但注意枝腳整齊。

 

 

 

 

 

 

 

花材:黃海芋、史考梅、陸蓮、分叉米柳、提琴葉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花

 

 少量的鈷成就玻璃瓶的藍,雙瓶合用插花,花枝奔放,似湖光映花顏,成

動人詩趣。海芋與史考梅,直接插入瓶中,花枝下段,可做橫「撒」。

 

花色明心

花材:向日葵、玫瑰、火龍果、火鶴葉、百合竹、雪柳、山蘇、電信蘭葉

 

  花器:玻璃碗

 

  花型:心象理念花

 

  錫的氧化物及砷的氣化物,幻化成不透明的白色玻璃碗,碗中極點插花,

  花色明麗,見色明心,怡然自在。器中放劍山,並用葉片包裹。

 

Blue

花材:櫻花、桔梗、史考梅、染色文竹

 

花器:玻璃器

 

花型:心象花

 

 形式簡潔的玻璃瓶,與「鈷」有約,櫻花與文竹共舞,是藍色多瑙河旋律,

 史特勞斯正在打著節拍。花枝直接插入器中,注意器口之潔淨。

 

 

形塑

花材:鐵砲百合、木瓜花、提琴葉、非洲鬱金香、大理花、紫桔梗

 

花器:雙玻璃器

 

花型:雙體造型花

 

「玻璃是簡單的,要有感情,才有辦法形塑出自己要的樣子。」

  Livio Seguso說的是玻璃藝術創作的心,應也是花藝家創作的心。

  高器插花,花枝直接插入,矮器中大理花可用枝梗做輔助「撒」。

 

佳作

 

花材:玫瑰、染色文竹、染色海芙蓉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花

 

「想法要與技術並行,才可能產生佳作」(Livio Seguso)。神秘詭異的藍、紅

豔華麗的紅,成就時尚低調風采,讓人不容易忘記。

 

動感與美麗

 

  花材:黃海芋、觀賞茄、麒麟草

 

  花器:創意玻璃瓶

 

  花型:造型心象花

 

  水玉與火,熾熱交會,為玻璃彩繪夢幻與動感,流動的黑黃彩繪玻璃器與

  黃海芋、紫茄巧妙結合,成就美麗的空間形色。

 

彩繪

      

  花材:玫瑰、麒麟草、粉撲花、海芙蓉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花

 

 「舞顏遛色,創意發想」熔爐的玻璃,彩繪出視覺感動,紅花綠葉呼應,形

   成令人讚嘆的創意視覺感受。

 

 

繁與簡

  花材:蝴蝶蘭、垂柳、雪梅

 

  花器:玻璃器

 

  花型:心象花

 

  吹管中一端的玻璃成型,染上色彩,成不透明質感的花器,有化學原理的

 

複雜深度,故以白蝴蝶蘭一株,創作繁與簡的美趣。

 

 

晶瑩之藍彩

花材:線、雲南菊、史考梅、雪柳、葉蘭、楠柏、寶石葉

 

花器:玻璃器

 

花型:理念心象花

 

覆盤圈足、雙耳、花浪撇口圓腹的牡丹瓶,在早年是台灣民間常用的供

神、佛、祖先使用的花瓶,晶瑩剔透,粉色花朵,被藍色瓶襯托出優雅

形式。瓶中放固定器插作。

 

 

視覺變化

 花材:小天堂鳥、玫瑰、臘梅、粉小菊、木瓜葉

 

 花器:玻璃器

 

 花型:理念造型花

 

 玻璃器平底雙口,鮮黃色加上不規則黑紋,自有一番別緻之雅。用小天堂鳥向上延伸明黃色彩,用輕柔細紗搭配,理性中帶有感性,呈現不同以往的視

覺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