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藝與藝術造型

 

/黃燕雀

 

 

關於「藝術」的說法

 

   何謂藝術,藝術的定義又是什麼?如何做藝術造型?插花又如何做為藝術表

現的形式?這是一深廣的論題,也都是花藝愛好者所共同關心的重要事。

 

    所謂藝術,它的內涵和向外延伸的意思太豐富,有人說:「藝術要擺脫一切

然後纔獲得一切」(朱光潛,1963),擺脫日常繁複、錯雜的實用世界,獲得單純

的意象世界。具體說,藝術是滿足人們多方面的審美需求,使人類精神有潛移默

化的作用。在《辭海》對藝術的解釋分廣義的是指:凡含有技術與思慮的活動及

其製作,皆稱為藝術;狹義的藝術是指:凡含有審美價值的活動,及其活動的產

物,而能表現出創作者思想及情感,並予接觸者產生共鳴者,是為藝術。後者的

說明似乎較合乎藝術的詮釋。「創造藝術是一件煞費心血的事,又不能婢益實用

生活,許多藝術家都以窮困終身,何以追求藝術者仍絡繹不絕呢?這就是由於藝

術是一種情感的需要」(朱光潛,1936)。放眼數十年來,花藝家的摯於花藝的創

作,似「皓首窮經」的學者,永不止息的熱誠,在花藝道路上努力不懈,印證花

藝家情感的需求與付出,和其他藝術家一樣的熱情。

 

    近代藝術特別著重「形式」,形式主義的始祖是哲學家康德,後來的哲學家

如叔本華、尼采、克羅齋等人,也都著重藝術的自由獨立,不牽涉科學、倫理種

種問題。藝術在表現的方式上分有表演藝術、造型藝術、語言藝術、綜合藝術等

類別,又言之,音樂是時間藝術,繪畫、雕塑、建築是空間藝術,文學、戲劇、

影視是時空並列的藝術,而插花是空間藝術,也可列於時空並列的藝術,因為作

品是空間的佔有,而花開花落,又是時間的呈現,因此插花在藝術造型中是值得

用心體會並作創作的藝術形式。

 

藝術的討論與花藝創作的關連

 

許多學者研究並告訴人們「藝術是人類起源文化之一」,所以它有久遠的歷

史,藝術史中記載著詩歌是人類最早的藝術,中國的詩經、古希臘荷馬的史詩及

北歐民族的詩歌都是,也是所有理論家共同認同的(程大城,1997),藝術的起源

在於人類的「情」,所以藝術家感情都是豐富的。

 

「人類精神文化最早出現的形態,可能是原始宗教;更可能是原始藝術,對

於藝術起源的問題,最妥當的辦法,是採取多元論的態度。」(徐復觀,1992)

多元起源論中,以「遊戲說」與藝術的本性最吻合。談藝術的起源是想尋找古代

藝術的成就、現代藝術的發展,與插花藝術創作之間美感元素的關聯性,以做為

花藝學習者更多的感悟,啓發更多創作的靈感、美的因子,使花藝文化綿延不盡。

 

自古以來花藝家愛花、惜花、護花,甚至如袁宏道所說:「負花癖者。」

都是感情豐富者,自然也是精神文化的創作者。如上所述人類精神文化最早出現

的形態,也可能是原始的藝術、原始宗教。就原始藝術來說;新石器時代的玉器

紋飾、彩陶裝飾藝術,各類原始雕塑和岩畫的發現等造型藝術研究,都是非常

重要的人文科學,原始藝術以最簡單的形態呈現,讓我們更容易發現創作的密

碼、DNA,它對於文明時代藝術發展,以致於花藝文化的發展,自有它的重要

理程。以古器型紋樣與花藝為例:各種器物的造型欣賞,啓發我們對花器器型應

用的思考,各種紋形的變化增加我們在取材現枝時的靈感,以陶與花展(1999)

的古陶器為例:

陶器表面的釉紋,左右不同的裝飾─左邊小耳有一圓環,環環相扣似的心

意,右邊則似一弧形優美的手把,形式變化豐富,用它搭配石蓮及蘭花,隨性抒

發自我的感動。(圖一)

 

圖一   

戰國灰陶青釉印紋壺(品陶齋提供)

花材:石蓮、蘭花、蘭葉

花型:心象花

 

約在公元前200~公元220,此漢釉陶出現在西漢晚期,造型仿青銅器,漢時,

大部分是漢綠釉,而褐色為用鐵發釉,器下有三隻熊足,矯捷有力,漢代推崇熊,

因它太有力。象徵力與美的陶罐,插飾蘭花,以剛、柔、對比的手法,表現器型

之變化與特色,最宜文人花插作。(圖二)

 

圖二 

漢褐釉三足罐(品陶齋提供)

花材:文心蘭、蝴蝶蘭

花型:文人花

又例如書法,自古至今依舊是我國重要的藝術表現。據學者研究指出,王羲

之是把文字從應用提昇到藝術欣賞的第一人(李霖燦,1992)書法的美學觀點也可

以是抽象意識的表達,也是最純粹、最自由的一種藝術形式,書法的真書、行書、

草書,是理念碗花花型的標竿,碗花有真型、行型、草型之分。其概念來自於書

藝的精華。

 

沿著歷史的軌跡,世界藝術的風潮,插花藝術也有著創作新風格,如中華花

藝中踞兀體的心象插花或「踞兀體幻象創作」:表現於現代藝術中以超現實主義

的夢境或潛意識的表現,為表現幻象效果,則顔料、噴漆、燈光或特殊觸覺效果

者,均可利用於創作。「踞兀體寓繁於簡的練習」:幾何圖形的平衡考慮可作為約

束形色架構的手法。

 

現代藝術之父塞尚認為大自然的基本形式為圓形、方形、三角形、球體、錐

體等幾何圖形,幾何圖形是理性而純粹的造型,再加上人類的情感與性靈,是造

型的創作,而造型花創作精神與之相當。

 

造型在藝術創作上的意義與花藝造型的相關性

 

造型的目的,是在追求純粹美的創作,讓觀賞者以純粹的感覺體會形象的美

感,没有功利、不帶目的。「藝術之可貴在於有主觀意象的造型能力之實現」(

永川,2006)造形家時時刻刻都希望創造一個精美而純創作的「型」。創造藝術的

典型是人類主觀精神的作用,所以藝術美也是「心」、「物」合一而產生的,也就

是藝術典型的情節和人們的生理節奏合拍就產生了美感,在造型創造中,有許許

多多材料可應用,於是藝術的創作,就充滿了無限的可能。

 

在我國藝術造型觀念中,「型」要與造化相結合,也就是說成型目標要與自

然結合,「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即是。「凡美都是自然美」,也有學者常就這個

觀點,從事物本身找尋美感的條件,這些條件,也為某些藝術所特有;希臘哲學

家畢特哥臘司(Pythagoras)以為美的線形和一切其他美的形象都必須有「對稱」,

而對稱則起於數學的關係,所以美也是一種數學特質(朱光潛,2003)。「造型」

有章法可循,依美學上的哲理與法則,包括對稱、變化、比例、漸層;節奏、反

復、對比、完整;強調、統一平衡等(黃永川,2006),中華花藝造型插花也依此

十二原理做藝術造型,素材有花材、非花材之使用,多元而廣泛,因此也充滿了

無限的可能。

 

花藝的藝術表現形式之媒介探討

 

「藝術的創作,始於創作者的深入其存在底層的主體性覺知,而終於一個藉

特殊媒材(依藝術種類的不同而不同)之構作而產生的美底形式的完成。」(柯慶

明,1997)藝術的創作須藉特殊媒材得以完成,還需要有美的形式。如繪畫需要

顏料,水墨、油彩、水彩等才得畫出「象外之象」的境界,文學、詩詞之妙要以

文字表現,才有:「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

小珠落玉盤(白居易琵琶行),「暗香浮動月黃昏」、「三杯兩盞淡酒,怎抵他

晚來風急。」等的美感聯想意象;雕刻有以石塊為素材的;音樂則以聲音為媒

介:管弦樂、鋼琴、小提琴、胡琴、古磬、古琴都可演奏出動人心弦的樂音,甚

至歌聲,也是以聲音詮釋人類聲如天籟的極致,巴巴洛帝人雖已遠去,他的歌聲

依舊是經典。那麼插花藝術的創作,更是以花為媒介,在各種人們所珍視的器皿

上,做為藝術的造型表現。其表逹藝術的旨趣與上述藝術精神完全一致的。

 

花材的種類繁多,木本、草本、水物、非花材等的使用非常廣泛,而花藝在

純藝術造型妙在形色之安排與意境之表逹,希望創造出的作品是可獨立於自然形

象之外的理想造型,故不須斤斤計較的要迎合草木之自然長相,(高研下講義)

插花時,重視花木性格、姿態所插作的,是為寫實花,而創意造型則不必保留像

花材原來的樣子,不必有「像樣」的觀念,而是花藝家自由的想像力,利用抽象

概念加上造型之原理、元素手法插作完成的作品,故素材的應用,透過主觀面和

客觀面互相轉化、互相交融,逹到主客合一的境界,也就是要求形、色、意巧妙

的結合乃妙,「若外形單純而色彩繁縟,或形色繁雜而內容貧乏均有零亂或貧瘠

之感。」此為主客體無法相融的問題,所以講義上又說:「若無具體內容,亦須

加強其形色的飽和度或生命力,方免枯萎之譏。」故素材之形、色、意之安排是

藝術創造的重要手法。從插花經驗來談,許多花藝家都知道,插花藝術與藝術創

造一樣;材料是自然,形式才是藝術,論各部份材料,它是舊有的,或是常用的,

所以人人能了解,而成型的作品形式,它是創新的,所以是藝術品。「藝術創造

都是平常材料的不平常綜合,創造的想像就是這種綜合作用所必須的心靈活動」

(朱光潛,1936),花藝的創作媒介,也就是以人人能了解的素材所做的藝術表現

形式。

 

挑動環境空間的花藝表現

 

花藝既為空間藝術之一種,宜考慮空間美感。故作品要有「挑動環境空間,

使具張力或動感力乃為上乘之作。」藝術形象不只是具體物象,是象外之「象」

的第二個象,是一個意味無窮的境界,所以花藝造型創作也是在藝術形式與藝術

內容的統一,法國的高弟耶(Gaultier)說:「藝術作品的獨特性,單獨的印象,獨

創力等,是由於那作家所注入於其作品中的東西─他的夢、他的悲哀、他的野心、

他的希望,一切生於他的心和觸於他的心弦的東西,注入在他的作品裡而產生

的。只要是真的藝術它的線條和調子,沒有不是表明作者個人的心的世界的。」

花藝家的個性、學識、生活環境深切了解花卉素材的特性,累積豐富的技巧素養、

文化元素、創意巧思,則作品在空間的視覺意象是強烈而動人的,所以作品會呈

現張力與感動力。以下是「花藝與藝術造型」作品之練習與欣賞,有以踞兀與盤

主體作綜合之純藝術造型,有單一踞兀體或盤主體作品,有「純粹的美」只在顏

色、線形、諧和的組合,完全不具意義的,如此多方面嚐試,是希望創作或觀賞

者心靈自由活動,不受效用、目的的觀念所制。部分作品為形式之外也別有意義,

有實用觀念在內,以作為多元創作的研究。

 

參考書目

朱光潛(1936)《文藝心理學》台北,頂淵文化事業2003.5初版一刷。

徐復觀(1966)《中國藝術精神》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92.711刷。

黃永川(1991)《中華花藝高級研究班講義下》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李霖燦(1992)《中國美術史稿》台北,雄獅。

柯慶明(1997)《境界的再生》台北,幼獅。

黃永川(2006)〈機臻造化、巧契心源-關於中華花藝的造型觀〉台北,中華花

藝文教基金會花藝家第60期。

 

作品欣賞

策劃:林靜
插作:林靜、黃燕雀、黃昭美、葉秀霞
協助:王曼倩、黃素美、陳素芳、潘淑茜

 

步步高升

 

 花材:電信蘭葉、向日葵、臘梅、火鶴葉

 

 花器:創意陶(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高踞體造型花

 

 藉著向上提升的力量,表達插花藝術在人類與宇宙中的存

 

 在, 挑動環境空間,用對比色加小調和的色彩應用作造型。

 

 

游、戲

 

花材:棕櫚、山蘇、向日葵、唐棉、椰葉

 

花型:高兀體造型花

 

棕櫚─以最簡單的手法垂掛,作明暗的光線捕捉。

 

椰葉─自由自在的揮灑,陽光、生命的綠影,與棕櫚對話。

 

乾、濕不同素材,以游、戲的心情運用、創作。

 

   

 

自然與人

 

      花材:枯木、棕櫚葉、噴白色蔓綠絨、菝契、向日葵

 

花器:陶器(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盤主體造型花

 

      找尋塞尚的大自然;有圓形的向日葵、圓形的小紅點菝契,花器

 

─人為的方形,藝術是純粹的造型,再加上人類的性靈與情感的

 

創作,花藝就是。

 

    

 

波浪的高度

 

花材:向日葵、柏、臘梅、染色樹皮

 

花器:長方形創意陶(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高兀體與盤主體造型花

 

藝術典型的「情節」,和人們生理節奏合拍產生了美感。波浪如節

 

拍高起、低下、一波接一波,是誰想引起浪濤的不安;是陶藝家

 

與花藝家的共謀。

 

 

向上延伸

 

花材:帝王花、粗藤、小白菊、太陽花

 

花器:創意陶(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高踞體造型花

 

在我國藝術造型中,「型」要與造化相結合;向上延伸的力量,是

 

對作品影像的認知,也是心靈的回應。

 

 

 

面面相看兩不厭

 

花材:帝后、天堂鳥葉、藤

 

花器:創意陶筒(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高兀體造型花

 

面、面與你相看兩不厭,藤的曲動,帝后唯我獨尊的氣度,展現

 

作品形色的飽和度與生命力,如雕塑般將花藝空間理念發揮得淋

 

漓盡致。

 

   

 

點、線、面的元素

 

花材:菝契、山茶、百合、海葡萄葉

 

花器:觚

 

花型:心象造型花

 

「純藝術造型」在是形色之安排與意境之表達。草木自然之長相為造型元

 

素之一,利用其點、線、面塊的特質,多元而廣泛的應用,可創造無限的

 

可能。

 

 

掌握

 

花材:火鶴、天堂鳥葉、海葡萄葉、菝契、蔓綠絨

 

花器:創意陶(吳明儀先生作品、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高兀體造型花

 

空間中,高兀的白色蔓綠絨,搭配紅色的火鶴花與它們是大對比與大調和

 

原理的運用,紅色花器造型如手,它掌握著了自然的存在。

 

 

 

 

流動的氣

 

花材:火鶴、枯木、海葡萄葉、中斑香龍血樹

 

花器:創意陶(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高兀體造型花

 

面、線素材的應用達到「體」的功能,並有方向的暗示,空間產

 

生流動的氣;材料的變化,使創作充滿無限可能,花藝、藝術可

 

以只是創作,不必與生活有關。

 

              

   

 

生機

 

花材:赫蕉、魚尾蕨、向日葵、唐棉、藤

 

花器:蛇木

 

花型:踞兀體造型花

 

用色彩詮釋造型的觀念,紅綠、紅黑的對比強烈,將主觀的意象、造型能

 

力,做空間佔有。生機與情感都在,在線與線的一圈圈中。

 

 

對談

 

花材:苔杜鵑、火鶴、電信蘭葉

 

花器:陶器(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造型花

 

花與花對談,人與花對談,為傳達意念,以「型」溝通;淡淡的

 

三月天杜鵑花開,想要的是紅色,季節還沒有來,火鶴也是紅。

 

 

紅與百合

 

花材:蘇鐵、百合、火鶴、中斑龍血樹、羽毛、太陽花、臘梅、

蒲葵

花器:陶筒(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高兀、盤主造型花

 

百合望向遠方,極目眺向未知,蘇鐵、龍血樹以弧線畫圓,不再

 

局限思想。看,紅花盡開,開遍視覺眼膜上。花材所展現的可能

 

性,還在更多的可能堙C

 

 

    

 

新生

 

花材:山茶、枯木

 

花器:蛋形創意陶

 

花型:造型花

 

蛋,完整的個體,要孵化,才成新生命。粗藤、細葉、強弱對比

 

中,看見作者注入於作品中的夢與希望。

 

 

 

花材:藤、火鶴、染銀天堂鳥葉、變色葉、蛇木板

 

花器:方陶盤(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造型花

 

「若無具體內容,亦須加強其形色飽和度或生命力,方免枯萎之

 

譏。」方形蛇木板面塊、線條與葉片,運用材料是自然的產物,

 

形式就是藝術的「型」。

 

 

視覺的平衡

 

花材:十大功勞、帝后花、山蘇、枯木

 

花器:陶筒(大福陶坊提供)

 

花型:高踞體造型花

 

漸層、對稱、平衡、誇張的線條,讓作品張牙爪舞不安份,花材

 

像原來的樣子,「像樣」,但作者讓它產生視覺變化,成為主客

 

觀合一的意象。

 

 

 

 

      花材:百合、麒麟草、小白菊、山蘇、八角金盤、扁柏、大枯木

 

      花器:創意陶(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 :高兀體造型花

 

挑動環境空間的造型,會使觀賞者隨之起舞。「拒絕」,對人說”NO

 

並不容易,把「平常的材料,做不平常的綜合」,潛意識的表白,身段

 

可以是「美」。

 

 

             

     隨波

 

      花材:火鶴、唐棉、火燭葉

 

      花器:創意陶(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高兀盤主體造型花

 

      陶器與花各具性格,而人有創意。連續曲線使陶變得柔情似水,紅色、綠色是生命與熱情的表白,隨波迎風,物與人圓融。

 

  

  

 

 

    

 

 

色光

      花材:火鶴、蔓綠絨、電信蘭葉、芭蕉葉、藤

 

      花器:陶筒(余維和先生提供)

 

      花型:距兀體造型花

 

      只管面與面的層層相依,白、銀、紅、藍、綠,讓作品更接近「光」,

 

       缺少的顏色,在創作者心理,也可以加強形色的飽和度和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