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藝的創作

 

/黃燕雀

前言

 

「花藝的創作」單元,原為高級研究班下冊最後一節的課程,既然在最後,就有壓軸的意味,也是表示老師們的研究,可以隨心所欲的做花藝創作。

 

        花藝與藝術創作的最高境界一樣,都是隨心所安、隨手而得。創作中雖不輕言「型」,而形自見,雖不刻意說「意」,而「意」自現。本單元課程學習的主要目的,是訓練作者、學習者在處理材料的直覺能力,作者要會放空自己、放鬆自己、改變情緒,整理後再出發,所以生涯中,時時刻刻有輕鬆的一面,以花藝表達最愉快最純真的情感,則生命將更有軔性。

 

花藝的創作學習旨趣

  

花藝的創作學習其宗旨及意義是希望對插花藝術創作的再認識,義大利美學家克羅齊(Benedetto Croce),認為美學都是從「藝術即直覺」定義推演出來的(朱光潛,2003),藝術的意象經過美感的心靈綜合作用,把雜亂的意義而融會或有生命的有機體,而直覺、想像、表現、藝術以及美都是心靈的綜合作用。除了心靈作用之外,還需要有表達技巧,把心中的想像透過筋肉的活動,外化為藝術做品,創作時傳達意像所用的媒介物是相需相依的,就如花藝家創作的媒介物是花材創作,有主觀性與客觀性。主觀性之滲入客觀的現實中,常會有藝術佳作,黑格爾說:「藝術的目的,在讓人類於客觀尋回自我」(程大城,1997),把心中的意象透過花材呈現出內容與型式相互滲透之美意,就是花藝的創作的意義。

 

        藝術的創作有其時代性與永久性。所謂「時代」就是一段時間的距離,距離長短的時間就是一個所謂的「時代」,而時代性就是有代表時代的特色。而永久性就是有歷史價值的,自然成為永久性。花藝之能成為時代性,就是把握著當時生活的人、事、物的情感,《中華花藝史》記載著插花藝術在文人雅士、花藝家的創作下,每個地域、每個時代都有不同風格的表現:如唐代的花型、特色在人文的生活、節氣、節慶、歲時、節俗的影響之下,與宋、元、明、清都不盡相同,但卻是一脈相承的插花藝術的形式,而要成為插花藝術最高境界之美,一定是形式與內容的統一,與藝術創作理論所常提者,不管是唯心論的形式主義,或唯物論的內容主義,兩者必須合而為一,才能就偉大的創作。因此「花藝的創作」課程,是非常重要的。

 

花藝創作的靈感來源

 

談到創作,總讓人想到靈感在那堙H創作要用什麼材料?要如何表達主題?沒有靈感怎麼辦?

 

藝術創作需賴靈感,是古今所公認信仰(朱光潛,2003),柏拉圖說:「詩人的狂熱是靈感」而靈感捉摸不定,來無影去無蹤,可遇不可求,因此它有二個重要的特徵,就是第一,它說來就來往往出人意料之外,要它來往往找不到它。人有意識,也有潛意識,靈感應是潛意識的東西,所以有時「下筆有如神助」就是這樣而來。雖說如此,但「靈光不會無端出現,必需有堅實的知識做基礎」。(黃榮祺,2005),有創意的人通常對特定的技藝有豐富的知識,所以花藝家的創意來源,也在於他對插花藝術的技巧上、文化上相關性有深入的研究者,也就是前面所談的心靈活動,須有傳達的技巧,而傳達技巧是需要透過訓練,人們相信原創性不是少數天賦異稟的人專利,有能力連結看似沒有任何共通點的原素,這些概念越多,就更容易有創新的靈感。如花卉素材的元素,點、線、曲面、直面、塊、乾、濕、軟、硬、形、色、光彩、造型十二原理的概念,運用長期訓練的筋肉活動,自然而然創意靈感出現。據專家研究,靈感和潛意識的活動屬於一類的,靈感,於潛意識中蘊釀成的意象,有時在人們的意識鬆弛時湧現,也就是人們輕鬆放「空」時,產生了心電感應,產生了靈感。而靈感有時不來,就有人想出招來的方法,李白「斗酒詩百篇」,李白飲酒時,創作力最強;莊子的好朋友梓慶,被當時君王認為是個鬼斧神工的雕刻家,他利用七天時間,放空自己,七天後忘卻自己形骨,在「空而靈」的境界之中,讓作品渾然天成。藝術創作靈感還可「意象旁通」,郭若虛在《圖畫見聞錄》一書中記吳道子的故事,說吳道子從劍術中得到靈感,於東都天宮寺畫神鬼數壁,用資冥助。既然意可旁通,所以藝術家想要獲得深厚的功力,除了「本行」的功夫努力學習之外,還要有處處玩索、探索;「雲飛、日曜、水湧、花香、鳥語,以致於樵叟的行歌,嫠婦的野哭,當其接觸感官時,我們常不自覺其在心靈中,可生若何影響,但一遇揮絃、走筆,它們都會擁到手腕上來,在無形中驅遣它動作」(朱光潛,2003),處處玩索之外,還要充實專業知識,愛迪生說:「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加上的百分九十九的血汗。」所以靈感雖只有百分之一,卻是關鍵所在,每一位花藝家也都要在專業上辛勤的努力,當你在創作時這些綜合概念的成型,是按各人修特,才可以有隨意在創作的快樂中,這才是真創作。技術的修特在於活用,所謂妙法存乎一心。此「一心」,即創意靈感的集大成。

  

 

   

  隨手可得

 

  花材:柔麗絲、火鶴、唐棉、孔雀竹芋、雪柳

  花器:白瓷瓶

  花型:造型花

 

        創意發想來自隨心所安,隨手而得,讓垂雞冠自垂,葉片與火鶴

面    面面相 疊,唐棉如小球,插在瓷器堙A「型」不做作頗見雅緻

                              

                          

 

「花藝的創作」及其歷史背景

 

    黃董事長永川在《中國古代插花藝術》一書中,指出六朝時代,插花形式在「人性的覺醒」中展開,花卉之美在自我為主觀物悟性的基礎中逐漸成熟,插花風氣因而展開,盤花、瓶花兩大形式並行發展。隋唐五代-是插花藝術黃金時代,已突破傳統的盤花與瓶花的形式,而有缸花的創作,五代有筒花-以竹筒插花的創作形式,並有器高花小的自由花創作,是五代插花的一大特色。

 

    宋代是插花的鼎盛期,有理念花的發展,有揭橥理想旨趣的意義,花型端莊,內涵重於形式。宋代插「草花」的創作,與盤花大異其趣,頗有裝嚴之勢。元代因受異國統治,國家淪於空前未有的浩劫,而有心象花和自由花的創作,明代有十全的插花創作,清朝有寫景花與諧音造型花的創作。每個朝代因歷史發展,而有不同的花型創作。

 

    及至中華花藝文化在台灣復興,「因台灣的地理景觀豐富,歷史人文充沛,舉凡山河勝績,名產風物與禮俗表現等也多姿,尤其花木繁盛,豐沛的地域性因素,提供花藝創作的有利條件。」(黃永川,2002),二十多年來,花藝家有如此美好的創作環境,並在中華傳統文化的陶冶下,成為美妙多姿的花藝創作與表現,有傳統的根基,有創作的造型,並持續不斷的發展,本章節的課程,就是台灣花藝家憑其學識、思想、才華與自信正在做屬於自己;屬於台灣的花藝新創作示範,讓研習者、研究者有清晰的概念。中華插花藝術的發展將更無可限量。

 

花藝的創作要領

 

    高級研究班()之講義上說明:創作要領是花材試於手上搭配,刪剪而後,著手創作,訓練即興創作之能力。

 

    「訓練即興創作能力」與訓練創作靈感有關,也是訓練人才之一環,科學家牛頓說:「天才只是長久的耐苦」。可見在創作成就之前,成功者都花過長久的修養功夫,俗說:「讀破萬卷書,下筆如有神」,要做到下筆有如神的境界,都要先讀破萬卷書。所以花藝學習者要蓄積認識花材的知識;木本花材的特性如何、季節性如何、應用在造型上可能呈現什麼樣的效果,和什麼花材搭配更能呈現它的特性……。草本花材中,那些吸水性好、耐寒或耐旱、穿鐵絲是否會影響它的存活,花卉的生命、光彩、質量應該用於什麼樣的造型中,那些季節有這些花材可使用。非花材、乾材、溼度的運用,都要有深入的了解。如繪油畫者,要認識各種油彩特性,雕刻家要認識手中的石材….等,多讀認識花材的工具書,常到戶外或花市去認識花材,以後使用花材才能得心應手,光是認識花材這一層功夫就要費很多心血,所以一開始學習花藝,就開始與花深交。

 

    再次,要多欣賞作品之後,思考自己創作的直覺,如何外射為具體作品,欣賞後嘗試創作,因花材不同,型式也會不同,如此,訓練自己的筋肉技巧,才可養成即興創作能力。

 

    第三,要不斷的研究練習,讓潛意中蘊釀一種觀念,時機成熟後靈感猛然而來,構成美妙的作品,作品有難易,而「簡易」其實是最高境界。練習時,從難處入手,很多人以為插「茶花」、「禪花」,花材只有三兩枝,應該很容易,其實不然,入手便簡易,如此學習容易流於膚淺,所以學習者,應按步就班,按講義進度,一步一腳印的累積功夫。以上三部曲也祇是創作的基礎,但日積月累,自然可以達到盡善盡美的境界。

 

結語

 

     大自然賜予人們如此美麗多嬌的花材,被巧妙的融合,而開創獨樹一幅的藝術型態,花藝家以感恩的心、真誠、深刻、認真、用心,成就台灣藝術的新主張。「花藝的創作」課程的學習,是花藝再精進、再創造的真價值,希望學習者更重視它。

 

參考書目

程大城(1997),《藝術論》,台北,半月文藝

黃永川(2002)《海國之春》〈花藝的海洋文化表現〉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朱光潛(2003),《文藝心理學》,台北縣,頂淵文化事業

黃榮祺譯  克拉夫特文(Ulrick Kraft)(2005)《科學人》台北,遠流

 

 

作品欣賞

策劃:郭鏡
插作:
郭鏡、黃昭美、黃燕雀、林均柔、楊秋霞、陳秋秦、葉秀霞

     筆意

       花材:孤挺花、斑葉蘭、連翹、四季米

       花器:玻璃器

       花型:造型花

        

       如筆點墨,線條揮灑「提筆有如神助」;連翹以自然的姿態,畫出空

       間的形色,方型 玻璃器襯出花葉之面與孤挺花的氣質美色。

 

 

  

    大地的顏色

 

     花材:海芋、百合竹、山蘇、乾芭蕉葉

     花器:陶罐

     花型:造型花

   

  

     失去水份的芭蕉葉,是大地的顏色,回歸,是大自然的旨意,因此綠葉

     變得謙虛,山蘇低矮,就是它的體會。

 

 

   

    誰與共舞

                                                  

    花材:矢車菊、金卷、四季米、孔雀竹芋 

     花器:碗

     花型:造型花

               

   「意可旁通」舞動的美姿,呈現在全卷的動態上,營造出作品的趣味,

       花藝家 在本行之外,處處玩索可累積創作的功力。

 

 

    

    創意隨心

 

    花材:黃海芋、梨藤、梨枝、山蒜、粗肋葉

     花器:長方陶

     花型:造型花

 

     陶與陶之間的對話,請海芋開口;聽說你那邊長了大綠葉,這邊也有一

     片小 小的葉子。不刻意造型,而有生動活潑的「型」。

 

     

    站高崗

    花材:矢車菊、紫陽花、四季米、孔雀竹芋

     花器:碗

                                                                          

     花型:造型花

                                                                          

     要站得高看得遠,先要有厚實的底子做基礎,孔雀竹芋大大的葉面,有

     著整齊 秩序的白線紋,與紫陽花守在下段,於是矢車菊可以站高高

 

      

    一脈相承

         

    花材:針墊花、斑葉蘭、向日葵、撫子

                                                                          

     花器:陶罐

                                  

     花型:造型花

                                                                          

     插花藝術有時代性、也有一脈相承的歷史性,針墊花高高亭立,與斑葉

     蘭的曲 面相呼應,心中的意象在形與色之間,相互滲透。

 

       

    春訊

                                                                            

     花材:雪柳、陸蓮、撫子、粗肋葉

                                                                            

     花器:創意陶

                                                                             

     花型:造型花

 

    春訊,在雪柳的綻放中透露,疑是春雪未融,因看紅花、黃花與水藍,

     才知時 序展容顏。鮮麗的色彩,充滿喜悅之情。

 

     

    暗香

     

    花材:大理花、唐棉、文竹、孔雀竹芋

         

     花器:木片

        

     花型:造型花

        

     木片捲成筒狀成一橫置的花器,淺米色襯托紅花、綠葉與文竹的矇矓,

     花器其 實是木 片便當盒的應用,有環保概念。

 

    

    直覺                                                              

 

    花材:春石斛、大熊草、粗肋葉、火鶴葉

            

   花器:雙黑筒

 

   花型:造型花

 

  「藝術即直覺」,熊草可以畫個大圈,並留著細細的尾端,用粗肋葉與

     火鶴葉襯 托與平衡線條的趣味,花材在手上刪而成型,紅花與綠,

     紅花與黑,都是對 比色的應用,學習用直覺來創作

 

 

    收與放

 

    花材:聖誕百合、大熊草、茴香

 

    花器:陶罐

 

     花型:造型花

 

     插大熊草,讓它散放自由自在的情緒,叢聚的直線成面的結構,下段的

     茴香安著 脫韁的情緒。

   

    圓的意象

              

    花材:聖誕百合、矢車菊、唐棉、斑春蘭、雪柳

 

     花器:藍色玻璃瓶

 

     花型:造型花

 

    斑春蘭葉在藍色玻璃瓶上畫圈圈,一圈再圈,希望有圓之美意,意象透

     過技巧呈 現, 唐棉、矢車菊與宮燈都是。

 

    

    做秀

                                                                                      

      花材:拖鞋蘭、聖誕百合、孔雀竹芋、斑春蘭

                                                                                      

      花器:玻璃瓶

 

      花型:造型花

 

     在花藝家的靈感與巧手創作下,高插亭立的鞋蘭,旨在展現台灣花卉

      種的精良,是為花做秀。

    

    紅顏

 

     花材:柔麗絲、陸蓮、火焰鳳梨、火鶴葉

                                                                                         

     花器:創意陶

 

    花型:造型花

 

    紅色垂雞冠自然下探,與鳳梨花、陸蓮之紅色相呼應,黑白相間的花器

     中,似襯 托著羞赧的紅顏,引人入勝。

   

動與靜

                                                                   

花材:黃海芋、藤、斑葉蘭、石竹

 

花器:創意陶

 

花型:造型花

曲而多變的藤,在插花創作時,自然成一奇妙的空間。最宜在即興創作

時運用,花器色澤與它呼應,海芋短插於盤主體位置,作品動靜相依相

融。

 

    

    紅與白之間

 

    花材:雪柳、美人蕉、木賊、水晶葉

                                                                    

    花器:創意陶

 

     花型:造型花

 

     白色的創意造型容器中,雪柳花開了,美人蕉的紅與它們做對比色搭

     配, 向左延伸的線條是木賊, 作品因而多姿。

 

  

    折角的空間

                                                               

    花材:美人蕉、如意鳳梨、木賊、電信葉

                                                                                      

     花器:創意陶

 

    花型:造型花

                                                                                       

     木賊中空穿入鐵絲,即可任意造型,一折再折,形成封閉的空間,用紅

     豔的美人蕉 與外面的空間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