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創作理象氣數「氣」的綜合表現探討

 

                                           /鄭美櫻

 

插花藝術是直接使用草木作素材,而後予以新生命的安排。古來插花家把花器當大地、池塘、或社會或舞台,善用花材,寓意萬物、社會倫理或人文景觀乃至情欲百態,作藝術表現的造型。

 

花藝是四大生活藝術之一,是生活態度的表現,也是人們精神意態與哲思的展現方法。中華插花藝術因歷史悠久,類型甚多,有以生活層次、有以時令應用、有以六大花器、有以花型、有以花器應用、有以史料如二十四節序、有以陳設環境如堂花與茶花、有以作者創作心態內容如象徵意義,就歷屆年度大展可看出端倪。

 

花藝的理象氣數

 

易經古稱易象,被世人尊列為群經之首。是中國經學中最深奧的一門學問。易經闡述

天道真理,範疇不出理、象、氣、數等四大方向。理在探討「主中」「合道」的法則,象

在探討宇宙真諦及顯現的痕跡以印證天機的大道。氣在探討天地間運行的力量,以測知生

命的長短契機,數在透視天地之比重與質量之組合。此四者為天地萬物和合之法則,不可

輕易分離。

 

蓋天地既奠,神形具全有其理,有其象,有其氣,有其數。表現在中國插花時,理為

理念,象為寫景,氣為心象,數為造型。

 

 何謂心象花

 

抱朴子【至理篇】:「夫人在氣中,氣在人中,自天地至於萬物,無不須氣以生者也。」乾稱篇:「凡可狀,皆有也;凡有,皆象也;凡象,皆氣也。

 

荀子稱:「水火有氣而無生,草木有生而無知,禽獸有知而無義,人有氣有知且亦有義,故最為天下貴也。」天地和而萬物生,陰陽接而變化起。

 

心象是在主體主觀頃向的作用下產生出來的,同時附有主觀印記的外部映象,包括情感、興趣、感受等。心象是心理學的基本研究對象,也是思維研究的內容。人的思維往往伴有心象參與。(思維辭典)

 

史記:「詩三百篇,大抵聖賢發憤之所作為也,此人皆意有所鬱積,不得通其道也。」為了通其道,以藝術發洩其氣或情緒,是為心象花。

 

七情六欲

 

學家言心,新義甚多。朱子釋之曰:「性者,理也。性是體,情是用。性情皆出于心,故心能統之。」朱子云:「所覺者,心之理也。能覺者,氣之靈也。」又云:「意者,心之所發,情者心之所動、志者心之所之。」(中國哲學辭典大全)

 

禮記禮運篇:「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樂記篇稱:「夫樂者,樂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梁寅養生論稱:「人之得天之生理者其性也。其適意者而喜,不適意者而怒,中不忍而哀,中無主而懼,見所美而愛,見不美而惡,求其所願而欲,是亦其情也。」(中國哲學辭典)

 

荀子正名篇稱:「性之好、惡、喜、怒、哀、樂謂之情。

 

古典中國中,插花旨在培養情操,作品喜作喜、樂、愛的表現,怒、哀、懼、惡之類較少出現,但仍不排除其重要性。「怒」的表現以文人居多,但古典的頗含蓄,現代藝重誇張。

 

「懼(恐怖)」的產生的產生源自外界對人類的存在所具有切身而難以反抗的「威脅」,情緒的產生比「怒(憤慨)」要單純,(怒是超乎懼的反抗)。

 

愛出自人類善良的本性,有親子之愛、兄弟之愛、朋友之愛、男女之愛、民族之愛……等,更有憐愛、慕愛、無條件的愛的真愛等。

 

        惡即憎惡,在花藝上不常用,也較不被茍同,但若係憂國憂民也可成為高尚的,倘流於真情,更易被讚賞。

 

欲即貪婪,佛家有六欲說:色欲(性愛)、形貌欲(妝扮)、威儀姿態欲(情勢)、言語音聲欲(聽好話)、細軟欲(貪便宜)、人想欲(出名)等均能起人之貪欲心謂之。佛家稱為由眼、耳、鼻、舌、身、意所生之情欲。欲生後企圖滿足,而成欲望,欲望有物質欲望如錢財、衣食等,有非物質欲如修學益智、信教悟禪等,得其道則美,不得其道則醜。

 

七情指喜、怒、哀、懼、愛、惡、欲,是七種天然的感情。七情為心象訴求的基礎。七情六欲泛指常人的情緒和慾望。

 

古詩畫

 

1、插作

 

 

 

清代文人廳堂供花

 

心象式文人花。據中華插花史研究稱:心象式插花在繪畫上與寫意畫有同工之妙,偏重作者心態之解放與表現。蒼老的梅枝與驕艷的牡丹,強烈的對比,作風簡潔,有文人畫寫意之妙。

 

 

元代(十三世紀)端午節慶插花(元人天中佳景圖)

 

 

心象式理念花。本件為典型民間應景插花作品,但寓含作者強烈情感與意念,配以果盤等祭品,有景觀之暗示,帶有神秘味道的東方插花特色。古詩:「榴火如珠艾葉長,紅葵還似美人妝;玉盤細切蒲根綠,浴罷蘭湯進羽觴。」便是古人端陽時節以應時花材的心象表現。

 

 

元代瓶花【福壽雙全、平安連年】(原畫元人畫)

 

 

元代心象花。元代文人避世思想滋長,插花講求個性,或以明志,或以澆愁,造型奇僻而不穩定。花瓣凋著葉上,表現作者淒零的心境。以蓮、竹鳴志,外加枯乾靈芝,象徵平安連年,有孤高冷潔之美。

 

2、中畫

 

如陜西出土仰韶紅陶殘片、東漢說唱藝術俑、敦煌彩塑菩薩、南宋馬遠寒江獨釣等,人物雕塑、景物,其神態、事物描述,表現畫者心境明顯。

 

明末清初的朱耷,自號八大山人。其花鳥圖最能說明苦悶、沉痛、憤世心情。他題在畫上「八大山人」四字,看起來像「哭」字,又有點像「笑」字;而將「山人」二字連寫,看起來則像「之」字,是「哭之」?或「笑之」?可看出他在故國淪亡後痛苦悽楚的心情。

 

3、西畫

 

畢卡索藍色時期的一幅代表作「賽雷絲汀」,是描繪這老鴇如歷經人事的老婦。賽雷絲汀原是一個老鴇,專門將女人推入火坑。畫堙A披著黑色大衣的老婦人,頭髮已白,左眼已經瞎,深沉的眼眸中,透露出對人生的幾許無奈。至於那雙眼睛,有人認為右眼是看著人世的滄桑,瞎掉的左眼代表對自我的反省。

 

羅丹最著名的雕刻「沉思者」,表現雄偉的身軀、擠壓在徬徨恐懼的空間。沉鬱頓挫的思考、陰暗苦悶的思考、情慾糾結的靈魂,喚醒人性內在的力量。

 

畢卡索賽蕾絲汀、羅丹沉思者、孟克吶喊1893等,畫作人物表情、構圖色彩,表達心象意識強烈。

 

4、詩詞歌曲

 

        抒情詩抒發心中情緒,七情六欲、憂時、憤世、嫉俗或歡天喜地的感情。一般作品常作喜、樂、愛展現。詩、畫中不少有對於怒、愛、恨、懼之表達。

 

文人詩詞歌賦中多與心情有關的,有對於景物、有對於情感、有對於國家、民族之描

述,如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樓玉砌應尤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柳宗元<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簑笠翁,獨吊寒江雪。」白居易長恨歌:「……,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等。

 

        台灣歌謠或歌曲如補破網、望春風、雨夜花、望你早歸、心事誰人知等,有表達男女相思哀怨之情,也有代表當時戰後社會,人民無奈的心聲或對人、事、物的期待之心,應屬心象七情之表達。

 

理象氣數「氣」的綜合造型

 

        易經之道稱:易經含義包羅萬象。易即蜥蝪(蜥蝪善應變而不失其道,其意義在證明窮則變,變則通)。易即日月(其意義取日月運轉,日月代表天地,運行不息)。易即太極之體(其意義取太極之體「☉」為萬物之母,能主宰生化,為資生萬物之根本,能化育萬物之至德)。

       

    古太極圖         太極運轉圖    

 

易有不易(宇宙萬事、萬物隨時隨地都在變化,唯有不易之易,才是永恆不變。)、簡易(宇宙萬事、萬物變化雖錯綜複雜,但了解它的變化原理、原則,從簡單來觀察天地自然的現象,就容易推演了。)、變易(宇宙萬事、萬物,沒有不變的。)之涵義。

 

天地陰陽之消息,日月寒暑之往來,萬物萬事之生成,以及動靜之變化,莫不先見乎氣,人類探討宇宙之奧妙最難捉摸者,亦莫若氣。易鑰稱:「易經十二篇,無論卦辭爻辭,以及十翼中,都離不開三要素,一曰數,二曰象,三曰理,蓋數由心生,象從數出,象繁數滋,揆之於理,觀象明理,窮理推數。」理、象、氣、數都有其關連性。

 

易經心傳與天道河圖洛書之真諦稱:河圖之象正是天地生化的顯象,就理、氣、象、

數角度言:

理-----是不可見於形,而可由思想去明瞭體會之。(所謂感而遂通),是討論宇宙真諦的絕對處。

----不可見,而可由身體感受,或借外物而見知。(如風吹草動、非草自動,是風動,即

氣之流行所使然也。)

----可見其形,亦可由數之順序,明其周流(如1、2、3、4、5、6、7、8、9、10)即見

氣之動。(註:河圖共有十個數)

----可見其形之顯。

 

    河圖

 

理象氣數給人感受與感知,有其不同層次關係。觀察宇宙萬事萬物的現象,觀象可知數,

觀數可知氣,而氣出於道,是以知氣則明理。象最容易為人所感受感知,故上天垂象,而

內中暗於數氣理之真義,淺者見淺而執著,深者見深而變通至借象明理。

 

遠古未有文字,故圖像就是天地之文,載明天地間之理。必然其中有氣與數的運行周

流。易者逆數也,象無所謂順逆,氣有順逆,但不易見,數有順逆且易於了解。不明圖象,何以探易,何以探天地之妙。明圖象,要從圖象推知其數、氣、理之真諦。而圖象包含最廣的莫過於河圖。

 

        洛河出現神龜,龜背記其數,為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五在中央,禹帝觀

之創為九疇,書以成象,是為洛書。後為三五七比例的起源。

 

「心象」原是心理學名詞,但用在插花學上以說明個人主觀意念為主,重視人生美,將個人對宇宙事物的瞭解或感受程度,以花材為手段表現出來的「主觀」造型型態。

 

心象花是反應個人心境與志趣,也是文人借酒澆愁,以舒心中鬱積的插花藝術表現,盛行於元代及清代初期。作品偏於以「情」為出發點,內含個人內在之冥想,不表嚴謹之構成,但求隨意拈來,以創造獨自慾望且獨立形象之新個體,乃情緒抽象概念的具體化。個性稍強之心象花多偏奇古悲愴之美,常見花材除格高之花草外,舉如枯木、靈芝、如意、孔雀尾等,一般心象則常流於放蕩不羈的「自由花」形式。

 

寫景心象花指以植物自然生態為媒介,做個人強烈意象表達,外觀形式顯平凡可親,但含意直指人心,傳統中國文人插花多屬之。花材可用鮮花或凋零花材。素材自然不做作,但結構宜作暗示,表現奇趣多情的感性造型。

 

心象寫景素材多怪,有十足心象意味,選其不尋常而有奇趣者為佳,用之作造景,頗有非人間的夢境意味,若稍作奇闢誇張,尤具現代感。素材可作輕重加工予以雕琢,令人有不凡的聯想。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言有盡,而象無窮。

 

心象表現與高踞體、高兀體無絕對關係,但可令人耳目一新,高踞高兀表現激昂,深刻的心象技法當更有力。

 

黃永川教授稱:人類透過感官接融外物而生感覺,感情複雜化而形成情緒,情緒影響人的人格及德行而形成情操,插花可透過此一特性引發美的感情,樹立美好的情操。

 

理象氣數,氣的綜合表現也是藝術創作之一。藝術創作的最高境界在隨心而安,隨手而得,雖不輕易言型,而型自見,雖不刻意說意,而意自現。按個人修持,隨意在創作的快樂之中,是為真創作。故技術之修持在於活用,所謂妙法存乎一心也。

 

 

參考資料:易經心傳與天道、中華插花史研究、易經之道、藝術欣賞與人生、新古典與浪漫主義美術

 

 

作品欣賞

 

策劃:鄭美櫻

 

插作:鄭美櫻、黃緞、林淑芬、羅吟惠、盧春美、張秀美、林均柔、羅淑美、楊秋霞、陳麗娜

 

協助:凃謹

 

 

 

 

 

 

 

 

 

 

 

  躊躇

 

   花材:南天竹、繡球花、枯木

 

   花器:小缸

 

 

 

 

 

 

 

 

 

 

 

 

  第一次上台表演

 

   花材:山桐子、芍藥、火焰百合、蒲葵葉

 

   花器:造型瓶

 

 

 

 

 

 

 

 

 

 

 

  絕處逢生

 

   花材:蒲葵、天堂鳥、雞冠花、蕾絲花、觀音蓮、深山櫻

 

   花器:白色盤(雍正明提供)

 

 

 

 

 

 

 

 

 

 

 

  第一次搭高鐵

 

   花材:石榴、芍藥、松、青苔、柔麗絲

 

   花器:瓶(雍正明提供)

 

 

 

 

 

 

 

 

 

 

 

  火神之愛

 

  花材:山桐子、孤挺花、文竹、斑紋葉蘭

 

  花器:造型甕

 

 

 

 

 

 

 

 

 

 

 

 

  春的訊息

 

   花材:苔木、紫陽花、旅人蕉、深山櫻、魔鬼藤

 

   花器:瓶

 

 

 

 

 

 

 

 

 

 

 

  拉朽

 

  花材:台灣八角金盤、乾葉蘭、芒萁、四季海棠、魔鬼藤、枯木

 

  花器:造型瓶(俞維和提供)、盤(雍正明提供)

 

 

 

 

 

 

 

 

 

 

 

  迎向朝陽

 

  花材:南天竹、向日葵、颱風草、蒲葵、茉莉

 

  花器:壺形器(雍正明提供)

 

 

 

 

 

 

 

 

 

 

  待嫁女兒心

 

   花材:夢幻蕉、斑紋葉蘭、桔梗、茉莉、文竹、蕾絲花

 

   花器:籃

 

 

 

 

 

 

 

 

  火焰之舞

 

  花材:竹頭、乾香蕉葉、火焰百合、深山櫻、網

 

  花器:盤(雍正明提供)

 

 

 

 

 

 

 

 

 

 

 

  相對兩不厭

 

  花材:大飛燕、椰子葉、杜鵑、雞冠花、紫薊

 

  花器:盤

 

 

 

 

 

 

 

  谷聲

 

  花材:苔木、孤挺花、紅蓖麻

 

  花器:方造型器

 

 

 

 

 

 

 

 

 

  來吧!精靈

 

  花材:黃楊、菊、水芋葉、海葡萄葉、彩雲閣、藤

 

  花器:盤(雍正明提供)

 

 

 

 

 

 

 

 

 

 

 

 

  千古之愛

 

   花材:苔木、芍藥、香蕉花瓣、黃楊、紫薊、蒲葵

 

   花器:造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