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創作-理象氣數「象」的綜合表現研究

 

 

策劃:林靜

插作:黃昭美、林靜、黃燕雀、葉秀霞

協助:王曼倩

撰文:黃春滿

 

 

潭春波綠

 

花材:梨木、孤挺花、黃楊、火龍果、枯木

 

花器:創意陶

 

花型:理念心象寫景花

 

「造化之中,一物一象,皆察而用之。」王維

認為大地原來都是青綠色,春景更是「長煙引

素,水如藍染,山色漸青。」創意陶盤取極點

為萬物生長之初始,然後繁花盛景,潭水欲起

綠波。

 

                                                      

前言

 

 以《易經》闡述天道真理的理、象、氣、數做為中華花藝造型創作的綜合表現內涵,

是一博大精深的研究功課,本會高級研究班,亦是即將獲得花藝教授的課程,可見其重要性。

在高級研究班研習講義的下冊第十四課程:「造型創作…理象氣數的綜合表現一節中談到,

《易經》為眾經之首,古來研究易經不出理、象、氣、數等四大方向,蓋天地既奠,神形具

全有其理,其象,有其氣,也其數。理在探討「主中」「合道」的法則,象在探討宇宙真諦

及顯現的痕跡以印證天機的大道。氣在探討天地間運行的力量,以測知生命之長短與契機。

數在透視天地之比重與質量之組合。此四者為天地萬物和合之法則,不可輕易分離。表現在

中華花藝時,理為理念,象為寫景,氣為心象,數為造型。一件完美的情況作品往往是理象

氣數的美妙結合,其深度與廣度之間的諧和正是作品的基本條件。此次的創作先嘗試以「象」

為基礎作綜合表現。象與理、氣、數在上一期「氣」的綜合表現中,也談到易經心傳與天道

河圖洛書之真諦稱:河圖之象正是天地生化的顯象,就理、氣、象、數角度言:

 

理─是不可見於形,而可由思想去明瞭體會之。(所謂感而遂通),是討論宇宙真諦的絕對

處。

氣─不可見,而可由身體感受,或借外物而見知。(如風吹草動、非草自動,是風動,即氣

之流行所使然也。)

數─可見其形,亦可由數之順序,明其周流(如1、2、3、4、5、6、7、8、9、10)即見氣

之動。(註:河圖共有十個數)

象─可見其形之顯。

 

理象氣數給人感受與感知,有其不同層次關係。觀察宇宙萬事萬物的現象,觀象可知數,

觀數可知氣,而氣出於道,是以知氣則明理。象最容易為人所感受感知,故上天「垂象」,

而內中暗於數氣理之真義,淺者見淺而執著,深者見深而變通至借「象」明理。

 

「象」在《易》中的重要性

 

  「象」在《易》中,是相當重要與關鍵的一項內容;根據《易•系辭傳》所述,伏羲仰觀

俯察所製作的《易》八卦,即取法於自然界的天、地、雷、風、火、山,澤之「象」,所謂:

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像之(《易•系辭上傳》第十一章),故「八卦成列,像在其中(

易•系辭下傳》第一章)(林麗真,2009),「數」中含「像」,卦爻辭中亦顯象,《周易》

一書中的「象」,可說是傳達天道的方式,「八卦以象告」,「聖人之象以盡情意」,「故

易者,像也」可見象在《易》中的重要性。

 

        易有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兩儀則天和地,也就是陰和陽。陰

陽連續運動,便產生了四象-太陽、太陰、少陽、少陰,分別代表春、夏、秋、冬四季,四

季不同的景色正是寫景插花用以表現自然寫實的景象。

 

        八卦是:乾、兌、離、震、巽、坎、艮、坤,八個卦形,它們分別代表宇宙間的本質,

即自然界的天、澤、火、雷、風、火、山、地,自然的景象也是最適宜表現在寫景插花之中,

因此易中的「象」,花藝家常以加重寫景的手法表現,當中結合理、氣、數的元素,成為插

花的造型創作。

 

朱熹對易「象」的看法

 

朱熹從界義「像」的占筮意義與預表功能,到析辯「理」「像」「事」之間的形上、形下

關係,從而提出「理實事虛,稽實待虛」的觀點;並申明「易有定象,定辭,但作假托說與

包含說用」,至終則主張「像不宜穿鑿,亦不可遽忘」而倡言應採行象數,義理兼治的途徑

與立場。

 

 

 

 

  迷山行

 

  花材:夢幻蕉、倒柏、杜鵑、菊花、萬壽菊、深山櫻、大理花、黃楊

 

  花器:造型花器(大福陶坊)

 

  花型:心象造型寫景花

 

 「出巖積空翠,終日起雲煙。茂樹千峰堙A蕭疏生暮煙。」(民國溥儀)

   茂樹空翠染綠大地,水上紅顏展紛紛,盤中枯木堆疊應用,營造山水美

   景。只記得走入深山尋花去,不辨來時路。

 

 

朱熹認為:「《易》之有象,其取之有所從,其推之有所用,非茍為寓言也。」而程子亦

曰:「理,無形也,故假象以顯義。」寫景插花中帶有理性成份,成為理念寫景花,是用插

花藝術做為象中含理之表現。朱熹堅信「易之取象,固必有所自來」,故對不可考者,寧取

採取不知闕疑的態度。用「理-象-辭」的方式來說明,因為朱熹所慣用的「理」字,含具

著「所以然」與「所當然」的實理內涵;朱熹言及「像」「辭」的出現意義,特別強調「有

是理,則是足象;有是象,則有是辭」乃在申明「理」是「像」「辭」的形上依據,「像」

「辭」是「理」的必然形式。《易》由「理」,落到「像」,再落到「辭」,其中乃具『股

「若有所迫」而「不得不然」的理勢。因此一切易「像」,背後都有理據。它的出現,必

有的意義和價值,不容隨意更替或抹煞。(林麗真,2009)

 

傳統思維中的「象」

 

 

    無心之遇境

 

     花材:香蒲葉、百合、綠寶石、倒柏、山蘇、電信蘭、杜鵑、小菊

 

     花器:瓶、盤

 

     花型:理念造型寫景花

 

  「青綠山水,紅花點綴,落日山水好,漾舟信歸風。玩奇不覺遠,

      因以緣源窮。遙愛雲木秀,初疑路不同。安知清流轉,偶與前山

      通。舍舟理輕策,果然愜所適。」王維無意之旅,所發現的桃

      源世界。

 

 

中國傳統思維方式最大的特色是「象」思維,即通常所言的「觀物取象」、「比類取象」

等。「象」在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中佔有特殊的地位。《周易•系辭》指出:『《易》者,象也;

象也者,像也』。傳統文化中最常用的概念知道、氣、陰陽、五行、八卦等都離不開具體的形

象。「象」思維滲透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各個方面。

 

《素問•五運行大論》中以斬釘截鐵的語氣斷言:「天地陰陽者,不以數推,以象之謂

」─天地萬事萬物之無窮變化,無法準確推算,只能通過「象」予以把握。「此言天地之

陰陽,推之無盡,不以數求,以象求之可也」。傳統中醫學也談「象」如藏象、氣象﹝氣血

之象﹞、病象﹝証候﹞、脈象、舌象、藥象等,無「象」就無法成一完整的中醫體系了。

 

古人在觀察、分析和認識事物中,大量運用「象」的概念。諸如氣象、季節的變化,哲

學、文字的專書著作,均離不開「象」,在提到人,劉紹先生說「剛柔、明暢、貞固之徵,

著乎形容,見乎聲色,發乎情味,各如其象」。而漢字也是以象形為主,段玉裁:「蓋依類象

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則謂之字。文者,物象之本…等都可。」以找到大量的「象」

思維的運用和論述。「象」實際上是古人認識客觀世界的重要媒介和必然途徑。

 

在中國傳統哲學思維中,古人一直是以「象」與「氣」載『道』。《莊子•達生篇》指出:

凡有形象聲色者,皆物也」。張載進一步指出:「天地之物,皆象也」。「盈天地之間

者,法象而已」。《周易•象傳•責》提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

天下」。這裡的「文」,就是象。「文者,象也」﹝《淮南子•天文訓》高誘注﹞。(

醫天地,2008.1.15)

 

作為中國古代最偉大的思想家、道家的創始人-老子,對「象」在認識思維中不容忽視

的地位和作用,更是作了極其簡要的概括:「執大象,天下往」《老子•三十五章》。

 

        由朱子及古代諸多學者對《易經》中「象」的研究之深入而不餘遺力,至今影響依舊不

減,可見數千年來,它對人類影響之深遠。

 

        四象、八卦既取法於自然界的四季、天、地、雷、風、火、水、山、澤之「象」,寫景

花的特點是忠於「自然」的插作,也就是以易之「象」,表現自然界的現象、表現自然界的

寫實之作。

 

易「象」插花例舉

 

        在1997年本會舉辦「易經與中華花藝的六十五個花相」展時,國科會研究員嚴定暹老

師曾舉例說明「言有盡而象無窮」的自然律,她說:「托身於天地之間的人,最迫切期盼知

道的就是『天地的實際情形』,必先知天地之情才可能知道如何與天地和平相處,也才有可

能在天地間安身立命,因著這份期盼,人類發展出哲學、科學、美學、宗教……凡此種種學

術,皆是期望能對人類生活發揮一些指導的功能,而凡此種種學術,其理論建構的基礎不外

乎「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易經繫辭

)」可以說,天地間的諸多『象』是種種學術的活水源頭!而『現象會說話』是古今中外

有識之士的共識!」

 

        中國聖哲宏觀寰宇,知化窮神,「立象以盡意、設卦以盡情偽」所建構的六十四個大共

象,雖是物換星移三千秋,還是沒人能推翻這六十四個共象,就是中國傳統社會中,人人耳

熟能詳的易經六十四卦。

 

      《易經》中的象,在插花展時,是以64卦大自然中的「現象」為創作根本,因此作品均

有寫景的「象」呈現,例如當時插作「坎」卦的創作就有心象寫景之境。「  坎」為重坎之

卦,「大象『水洊至』,水勢一再奔注,將有陷溺之險,蓋太過則傾,必陷於險境,險境重

重淪於幽暗之現象也,在人如中有所主,涉險如夷,應本乎坎。

 

 

                                                 

 

      坎為水                                                                                                                   水澤睽

 

     花材:天堂鳥、梨枝、紫薊、向日葵、枯木、紫星辰                              花材:海芙蓉、朱蕉、金寶樹、小菊、小石蓯蓉

 

     花器:變形陶盤                                                                                                   花器:陶器

 

     花型:心象寫景造型花                                                                                      花型:心象造型寫景花  

 

 

  

如十二辟卦月令插花:「丑,一月,臨卦」-咸臨貞吉,丑月有小寒、大寒二個節氣,

大自然給人的感覺是屬於水藍中有綠的色彩,因為立春將至。「臨」卦大象為「澤上有地」,

地有潤澤、萬物潤長。插作時,以石化柳特殊形態的曲線來表現節氣的回轉、大地的生生不

息,火紅擎天鳳梨花把春的氣息點燃。是理念寫景的創作。又例如火澤之睽卦象表現:「

者,乖違的意思,睽卦,下卦為兌,兌為澤、上卦為離,離為火。」說卦傳說:「澤之勢下

潤、火之勢上炎,相乖違也。」宇宙之化生、人間之行事,有相反而相成者,相成是正面的,

相反是負面的,形式上固然相睽違,而價值上則是成就高層次之意義所必須,睽道無窮,所

以君子者體會「同」之意義,肯定差異的價值,亦當包容不同的各種情境,這就是睽卦的意

義。花藝營造出來的境界,與卦意切合,豐富的人生閱歷,技巧的熟練,讓意與境結合風格

獨具的創意。金寶樹的紅,搭配紅竹葉的捲曲如火般的燃燒,將火之上炎用花來示相。澤水

下潤,潤以養花、小菊在水邊欣欣生長,一大一小的對比,成就了整體美感,正合睽之道。

是心象寫景之作。古人對讀易,用「居易而玩」四字,花藝家以花造景,插作寫景花時,邊

變易、邊玩味,所以多有所得,更深刻體會大自然「象」的情意,「聖人之象以盡情意,設

卦以蓋情偽《易經繫辭傳》。」之揭示。

 

 

 

    臨 丑月  咸臨貞吉

 

    花材:石化柳、鳳梨花

 

    花器:琉璃器

 

    花型:造型理念寫景花

 

 

 

 

 

寫景花之創作

 

所謂「寫景花」是作者忠實於自然,以描寫宇宙萬象給予人類眼睛的真實感為目的;重

視自然美和現實趣味,客觀主義甚濃,因此形式美比內容美為重,講求外形、光線與色彩,

以真善美的「真」為出發點,與文學或繪畫中的寫實主義和自然主義極為相近,即為大自然

之象的說明。(黃永川,1986)

 

        唐歐陽詹春《盤賦》說:「多事佳人,假盤盂而作地,疏琦繡以為珍,叢林具秀,百卉

爭新,一本一枝,協陶甄之妙,致片花片蕊得造化之窮。……庭前梅白,溪畔桃紅,指掌而

幽深幾處,分寸則芳菲幾叢。呼噏旁臨,作一園之朝露,依稀拂拭,成萬樹之春風,原其心

匠,始窺神謀,創運從眾象,以遐覽群,形而內蘊。彼有材實,我則以短長小大而模,彼

有文華,我則以元(黑)黃赤白而暈,故得事隨意製,物逐情裁。當莚而珍奇競集,下手乃芬

馨亂開,不然者,欲翫扶疎,期買青山以樹;要窺菡萏,待疏綠沼而栽;」可見《春盤

賦》是對寫景花的體用之闡發,唐朝時春盤的插作,也是中華花藝寫景花的濫觴。在大自然

現象中花藝家常表現者有七景:居高臨下、由近窺遠、倚高垂視、闊遠孤居、幽林夾缝、前

仆後繼、左右逢源之插作(花藝家第76期,曾做詳實報導與插作)。可知,寫景花之創作由「象」

之顯景,其內涵是極深廣的。理、象、氣、數的綜合表現課程中,「所謂的『綜合』,事實上

只要插作時理、象、氣、數在其中,只是特別強調某個部份。」在今年五月份(2009.5.2)研究

會中,黃董事長就此項研究作品做了上述的說明。就如本研究強調「象」,就是以寫景花表

現,如果在創作中,「刻意」要將它們各列百分比,「刻意」的分配,反而阻礙了創作的靈

感,使創意滯礙難行,讓「象」的意念加上理、氣、數在作品中自然而然的流露真情才是成

功作品。

 

結語

 

由以上的研究可知,,經常學習、插作、熟習深意,自然而然「象」中有理、氣、數。

多體會自然之象,易中之象,則自能掌握創作之趣,如古人邊變易邊玩味「居易而玩」。學

者王鎮華先生在〈易經與中華插花〉一文中曾提到:「易象很活潑、生動、可喜;清明而不

破壞自然原有之理,有股新義閃耀古今!」、「以心神專氣致柔的投入,那是照顧自然整體的

心靈流動,花插成,心象易象也完成。」

 

在做此次專題研究,即本著體會易象活潑、生動、可喜的心境,希望由「象」中,可以

呈現理、氣、數之圓融作品。

 

參考資料

黃永川 (1986)《中國古典節序插花》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嚴定暹 (1997)《易經與中華花藝展專輯》〈與花共舞-易象插花展誌賀〉台北,中華花藝文

教基金會

王鎮華 (1997)《易經與中華花藝展專輯》〈易經與中國插花〉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林麗真 (1995)《國際朱子學會議論文集》〈朱熹論易「象」與易「理」〉中央研究院文史哲

研究所

網路資料

中醫天地 (2009.4.25)

 

 

 

   桃源行

 

   花材:杜鵑、百合、柏、深山櫻、苔藤、寶石葉、枯木

 

   花器:圓盤

 

   花型:心象造型寫景花

 

  「言入黃花川,每逐青溪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聲喧亂石中,色靜

深松。」王維詩中無心無意的桃源境界,取苔杜鵑、苔藤、枯木、百

合等花材,在陶盤中寫景顯象,感受風、水、山、地大自然奇妙。

 

 

 

 

  詩格

 

   花材:噴黑枯棕櫚、苔黃楊、鹿角草、深山櫻、陸蓮、海芙蓉

 

   花器:疊盤

 

   花型:心象造型寫景花

 

  「詩有內外意,內意欲盡其理,理謂意之理外意欲盡其象,象謂物之象,

   內外含蓄方入詩格」,疊盤寫景,在荊棘蜂蝶、木落敗葉中,幽石幽花也精

    神,外意之─象殘冬孤景,內意喻雖有小人當道,亦見君子出,創作均含

  「格」調。

 

 

 

 

                            

 

  蒼靄半山碧

 

   花材:天堂鳥、草海桐、杜鵑、雲南菊、黃楊

 

   花器:創意陶(李金生)

 

   花型:理念造型寫景花

  

「誰人愛山春,山中消息春深淺」山壁映花花香襲人,

    創意陶花器如懸崖,如大山,似「巨碑式」山水,大

    氣磅礴。詩畫中的立體圓象,王維、范寬與花藝家對

    話。

 

 

 

   風動

 

   花材:綉球、鐵羊齒、深山櫻、白頭翁、小朱、寶石葉、枯木

 

   花器:變形陶

 

   花型:心象寫景花

 

   景色中風動的象與氣,來自於花藝家善用花草的個性來寫景,是具象的表述,

   也有抽象的表現,了解花材,即可如畫家駕馭筆墨,使花材能隨心婉轉,插出

   心中所要表現的效果。

 

 

         

 

 

          春山曉煙

 

          花材:黃楊、鑽石鳳梨、陸蓮、深山櫻、鹿角草、倒柏、枯木

 

          花器:大陶盤(大福陶坊)

 

    花型:心象造型寫景花

 

 「岩上煙霞起,林邊水自分。」(民國溥儒)水盤中,奇特枯木狀如山形,搭

  配著黃楊,以營造深幽氣清之境,山中紅黃花自開自落,美景宜人,想必

  有幽人閒坐,靜觀花岸流水香遠。

 

 

 

 

      寫生

 

           花材:櫻花、黃楊、大女貞、大理花、小菊、電信蘭、枯木

 

           花器:陶甕

 

           花型:理念心象寫景花

 

         

       一件寫景作品若太多細節的描繪,反而限制了人們想像的空間,自在枝葉左

   右伸展透露生命的氣息,似畫家寫生之手法,即「師法自然」,讓花卉與陶

    器融為山水意象。

 

 

  

   

 

     大地意象

 

      花材:銀鳥、篦麻、紅心芽、鐵羊齒、火龍果、黃椰子、海芙蓉、孤挺花、

              濱當歸、枯木、鹿角草

 

      花器:雙耳瓶、破瓶

 

      花型:心象寫景花

 

      春風洒綠油,一夜繁花發,幽澗風聲、鳥聲、流水聲中,疑有沽酒客,閒來

      吟詩花間眠。破陶應用於寫景中,更具貼近大地的意象。

 

 

 

    驚鳥

 

      花材:天堂鳥、芭蕉葉、金葉串錢柳、鐵羊齒、垂榕、小米、孤挺花、雲南菊

 

      花器:盤

 

      花型:造型心象寫景花

 

   鳥驚疑欲曙,花開不關春。山對彈琴客,溪留垂釣人。(唐,袁恕己),盤中

       水影映光色,嘉木芳草欣欣向榮,鳥兒驚啼晨光窄起,花開了,是春來了?似有

       彈琴客、有垂釣人在美景中享清福。

 

 

 

     無憂

 

       花材:美人蕉、紫檀、倒柏、火龍果、大理花、垂榕、木瓜葉、電信蘭、枯木

 

       花器:創意陶

 

       花型:心象造型寫景花

 

    「偶來松下坐,高枕石頭眠;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唐,太上隱者),柏、

        黃楊、枯木、陶器營造出山深絕塵的景色,住在山中逍遙無憂,紅色背光呼應

        美人蕉之紅,使作品色彩更協調。

 

 

 

     

    奇節幽香

 

     花材:蝴蝶蘭、竹、海芙蓉、倒柏、菊花、杜鵑、寶石葉

 

     花器:瓶、盤

 

     花型:理念心象寫景花

 

   「懸崖露奇節,空谷布幽香,俛仰無人處,高流得勝場。」(明,李日華)

       讚竹奇節、蘭幽香。花藝家取蘭竹高插於瓶中,展現凌雲有志,真性孤芳

       之意。湖水清澈,是人、花、自然渾而為一的和諧景象。

 

 

 

 

   花姿招展

 

   花材:苔黃楊、山蘇、綉球花、白頭翁、深山櫻、白玉萬年青

  

   花器:橢圓盤

 

   花型:造型心象寫景花

   碧湖浸綠漪,幽樹斜斜臨水邊,應非勁風所吹,花妍一株多姿生趣有神,黃

   楊、山蘇與白紫陽花呼應,由用材顯示出仲春剛至的自然,與人心象感時的

  景致。

 

   潭影空人心

 

   花材:南天、杜鵑、葉蘭、大理花、火龍果、百合、魚尾蕨、 電信蘭、雲南菊、倒柏、竹頭

 

   花器:陶盤

 

   花型:心象寫景花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唐,常建),以寫景的手法;

   南天高立、竹頭、倒柏、魚尾蕨、杜鵑等花材插出大自然風景,有曲徑通幽,而潭影明清,

   可以洗盡人們雜念,似又可悟佛家禪機之境。

 

 

 

   紛紅駭綠

 

   花材:菝契、大理花、魚尾蕨、深山櫻、火龍果、枯木

 

   花器:陶盤

 

   花型:心象寫景花

 

 「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便覺眼前生意滿,東風吹水綠參差。」(宋,張拭),草

     木感知春到人間,盤中造景呼應,以粉紅駭綠相迎,霞光照水面,美麗旖旎風光,充滿喜氣

     與熱鬧氣氛。

 

 

 

   雨響風飄

 

   花材:芭蕉葉、蝴蝶蘭、菊、火龍果、小菊、杜鵑、電信蘭、鐵羊齒、枯木

 

   花器:創意陶(李金生)

 

   花型:理念心象寫景花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株蘭花出牆來。創意陶器上表現春來春氣滿、花開滿園

    之意象,芭蕉正綠,期待風響雨飄的詩境。寫景中,帶有理念與造型的意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