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清華─說菊

 

 

文.圖/徐秀嬪

 

高雄大學、文化大學、義守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紅樓夢第38回之章節堞w「林瀟湘魁奪菊花詩,薛蘅蕪諷和螃蟹詠」寫道:有賈府一群姐姐妹妹們成立了詩社,詠海棠、吟菊花,及賞秋桂之生活情趣,個個才思敏捷,詩情橫逸!寶釵姑娘謂之「三秋之妙景妙事」。秋到蟹肥,吟詩合景,是古時生活之情境妙事,在貴族的生活素質堙A是迎合當季當令的情、物時尚。

 

        在吟詠「菊花詩」中,從憶菊、訪菊、種菊、對菊、供菊、詠菊、畫菊、問菊、簪菊、菊影、菊夢,到殘菊做最後「菊花詩」的收尾。將「對」菊花之情懷,在秋季的蕭瑟下,風情萬種的表露無遺。個個比質慧、比才情,不是對植物之性悟,真知瞭然,是得不到思維的奔放,深入精闢的發抒,以及感情的移入。綜觀對植物之情的敏感,敏銳當屬林黛玉的蕙質蘭心,奪魁菊花詩是其看家本領,也是信手拈來的心情故事。讓我們來觀詠其充滿靈性的詩魂:

 

        其第一名的「詠菊」如下:「無賴詩魔昏曉侵,繞籬欹石自沉音,毫端蘊秀臨霜寫,口角噙香對月吟。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秋心,一從陶令評章後,千古高風說到今。

 

      「口角噙香對月吟,…片言誰解秋心,…千古高風說到今。」都是打入心坎的詩句,濃濃的秋情,人的心思,千古不變的「對菊」的情愫,寄情有之,託意更甚!

 

       第二名的「問菊」:

     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叩東籬;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圃露庭霜何寂寞?雁歸蛩病可相思﹖莫言舉世無

談者,解語何妨話片時?

 

      話提隱士陶淵明孤標傲世的隱退,「圃露庭霜何寂寞?」是「問」舉世無談者?亦或嘆「無美之心者」?讓隱士「不如

歸去」!這情緒也是千古不變的悲懷吧?

 

 

     

   

     

 

 

 

 

 

 

     

 

 

         清 蘇元 秋色清華

 

 

     第三名的「菊夢」:

   籬畔秋酣一覺清,和雲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莊生蝶,憶舊還尋陶令盟。睡去依依隨雁斷,驚迴故故惱蛩鳴。醒時

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烟無限情!

 

      鋪陳詩詞吟來層層扣人心弦,不是心思細膩,觀察入微,很難陳述;「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烟無限情!」夢酣

覺清,尋舊雁斷,堪憐其境,終究寄以無限情!有惆悵!有惋惜!有感觸,也有感傷,更有情長!

 

      東方人將一切萬物視為「至高無上的性靈」,將心思感情賦予不言不語的花草,寓意也象徵與自然契合,從接近自然、

體會自然,更是敬愛自然的去化同自然,以「真、善、美」的理念去完整融合,而成「天人合一」。

 

       以禮節制度鞏固國家的周朝,講「天」與「德」的治國觀念,對「天」無上重視,謂「天」為最高之神,「自然」為

全能創造者,人為此「師法自然」,也敬畏「自,「敬天禮地」於焉產生。而也認為「天」之權力便是「道」。故

「自然」居上,「神權」次之,「人文」最後。以「天」顯示道德規律所在,人們須依從「天」,遵從「德」,不可逆天

行事,四時有序,天地有理,才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所謂「人不按天理,天也不會按甲子」,以「天」教民。

道家就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自然便是『道』」。周朝在政治上從神道─人道─王道的治民。但也肯定人

之價值,人文因而興盛。東方人的「天人合一」、「自然」的審美觀也因此奠基。在人文美學的原則下,大自然之美,

與人品之德相結合,常與植物比擬人,以美繩物的託物與詞讚美,雖僅只外相,但有美情,如詩經周南「桃夭篇」: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室宜家」便是。

 

 

       周朝以降,楚辭亦顯,如「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為裳。」,以美賞玩,

更以食實用,以情為衣,貼心、貼近之餘,仍善用、撫惜!

 

       歷代以來,對大自然山川、樹、石到植物視覺的「感受」,從外形到內心的「感悟」,可從歷朝以來了解其提昇。漢朝

的消遙忘我,怡情賞目,到南北朝的心理寄託「宗教供花」,唐時脫離宗教而躍升重視現實生活的專門藝學,而將自然之

物躍然紙上而成繪畫,山水、花鳥繪畫甚至獨立成科。人們已從外在至內在思想、精神的品味審查,羅虬的「花九錫」因

此成為最早的花學。蜀漢的藝學家張翊更是細緻的擬人將花分「品第」,不是對花有如此既深且廣的觀察,很難以花貌

植於人思的情感上。到宋代更是提昇生活美學到極致,「生活四藝─掛畫、點茶、焚香、插花」延襲至今,是最典雅上乘

的生活品質。

 

 

       人類對「天地慧黠之氣」─百花的喜愛,至今與潮不衰,今年的「國際花卉博覽會」盛況便是最佳寫照。為此,愛美、愛自然的心性,讓歷代以來對自然之美,尤其植物之美,有甚多美的歌頌,吟詠、繪畫、攝影等等的藝術呈現。如詩歌,對百花之詞藻既博且繁,繪畫亦是。以植物寓意象徵,藉景生情,借境訴懷,寄物寓格,而產生超世之「心底深處之美」的境界奧秘。

 

        文人、士大夫將「梅、蘭、竹、菊」喻為「四君子」為詩喻格,為畫表德。擬「松、竹、梅」為「歲寒三友」;寓意「水仙、菊、竹、梅、蘭」為「五清」等,這些花卉被視為格高雋雅之植物,因其外形、特性、本質,給人感覺有不可言喻的神韻傳達,賦予意義來喻事、喻人、喻意、喻情的「寄情於物」,而表其心。

 

  「君子」者,有道德,有節操,有正義,不屈不撓,堅毅果決,潔清自律,格高超逸,…者是!「梅、蘭、竹、菊」皆有其特性,文人以此為詩為畫移情而作。

 

        北宋蘇東坡與文湖洲倡導文人風,在畫上倡以「淡墨揮掃,整整斜斜,不專於形似,而得象外。」湯垕謂之不是「畫」而是「寫」,他說:「蓋花之至清,畫者當以意寫之,不在形似耳」。「芥舟學畫編」謂士大天「寫」畫是「寫」胸襟;「品格之高下,亦如人品,筆墨雖出於手,實根於心,鄙吝滿懷,安得超逸之致,矜情未釋,何來之中穆?」此意為思想卑劣之人,不能含有高尚之筆墨,思想上矜持拘謹之人也不會有放得開之作品,筆墨之運,其實是人之思也!從事藝術之人,能不慎哉?!

 

        文人著色,喜以素為絢。宋之後,畫「四君子」成為雅士必畫之素材,不設色,皆以水墨為多,「墨菊」則在明代開始常見。明代文風興盛,插花藝術亦然,素雅為上,也喜插「四君子」之花材。

 

      「說菊」,只重其意,了解其情!

 

      「菊」貴為「君子」,是其開在秋季,不謂霜氣,故又有「冷香」之譽。在吉祥圖案中,有「杞菊延年」圖,枸杞被稱為「還童」靈藥,寓意「延年益壽」。「菊」又稱「長壽花」。傳說:酈縣之北有一片沼澤,叢生芳菊,其水生香,有叫胡廣之人,久患風濕,因常喝此水而痊癒,且享盡天年。又有名叫朱孺子和康風子的人,只喝用甘菊花與桐樹籽煮的飲料,竟變成神仙!菊能輕身益氣,令人久壽有徵。

 

     「夷堅志」記載說毫社吉祥僧,剎堛漲悕M尚誦華嚴經,跑來一隻紫兔,也跟著聽經坐禪,只吃菊花,和尚見此,便與它取名「菊道人」!

 

        菊不僅被認為象徵長壽,也是花中隱者。陶淵明之「續晉陽秋」中有記載:「九月九日,無酒,坐宅邊叢菊中,採摘盈把」。晉書「文苑傳」中亦有云:「羅含致仕還家,階前忽蘭、菊叢生,人以為德行之感焉!

 

        九月菊花當令,花曆稱為九月為「菊月」。九月九日是「重陽節」,也稱「菊花節」。因「重陽」,陽數聚集,邪氣深重,為了避邪招福,而有習俗之活動。例如登高,吃「菊花糕」,喝「菊花酒」,(或茱萸酒),插菊花,開菊宴,觀「九花山子」,迎女兒(稱女兒節),或秋季祭祖,金風送爽放風箏等等應景,古稱「秋祓日」。

 

        喜喝酒之人士者眾,文人雅士如有不想到酒的會傷感情!當然菊花當令喝「菊花酒」,陶淵明者是,李白、杜牧、韓愈、杜甫、白居易這些詩人更是!

 

        杜牧的酒詩曰:「別後東籬數枝菊,不知閒醉與誰同」。

        杜甫的酒則是:「明日萬條盡醉醒,殘花爛漫開何益」。

        白居易的酒:「黃花助興方攜酒,紅葉添愁正滿階」。

        這是韓愈的酒:「牆根菊花好沽酒,錢帛縱空衣可準」。

        最後因酒而可犧牲的「詩聖」李白,怎可缺席?

 

        李白的酒詩:「攜壺酌流觴,菊搴汎寒榮」。

 

        菊花原名「鞠」,「鞠」者,是「窮」之意,亦說一年花事到這個時候已窮盡。九月秋涼,百花落盡,春已遠離,只有菊花在秋風秋雨中綻放,「燕知社日辭巢去,菊為重陽冒雨開」。

 

 

清 黃瑞圖 水墨畫菊

 

 

        有人說菊花謝而不凋,不會落華滿地,因此被喻為不訛諛,奉承有個性,有骨氣之隱士。蘇東坡為此還詩曰: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花朵雖枯萎了,還挺住在枝頭,而不掉瓣,傲然而生,這也是文人喜其傲氣之處。但是要看品種,有些仍會凋花,落瓣。王安石曾詩說:「黃昏風雨過園林,吹得黃花滿地金」。蘇東坡便調侃他說:「秋花不比春花落,為報詩人仔細吟」。因此得罪王安石而被貶謫至黃州。(該感謝王安石吧?要不然就沒有經典不朽的「黃州寒食帖」了?)東坡先生在黃州時驚見當地菊花會掉瓣,才不好意思的又寫到「落英唯有黃州菊,博得荊公服子膽」,以示歉意!

 

   「菊」屬菊科,多年生宿根草花,地下根莖能橫生,長新芽,株高90-120公分,葉色濃綠,互生,莖直。在台灣已有

一萬以上之品種,一年四季皆可見其美影姿華,春、夏、秋、冬皆有品種出現市面,現改良更多花色,美不勝收,更目不暇給。

  

      菊花別名族繁,如節花、傅公、延年(傅延年),女節、女華、日精、女莖、更生、菊華、帝女花、聚金、治牆、朱贏等等…。以黃色為正宗,故又稱黃花,「黃金之花」。

 

         「禮記月令」篇就有「季秋之月,菊有黃華(花)的記載」。

 

         自此,歷代以來感其節烈,清高傲骨,藉此寄意,惕勵自詡;為文、為詩,頌之:袁枚詩曰:「靈菊植幽崖,擢穎凌寒飇,

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

         

         王十朋也詩曰:「秋去菊芳好,天寒自花香,深懷傲霜意,那肯媚重陽」。   

 

         鄭燮之「十日菊」:「十日菊花看更黃,破籬笆外門秋霜,不妨更看十餘日;避得暖風禁得涼」。

 

  「不是花中偏愛菊,而是此花開盡更無花」!人們喜它,吟它,因它格高、德高、氣高、意更高!陶淵明賞菊,甚至被封為「九月菊花花神」,是因為他懂菊!菊能「汎此忘憂物,遠我遺世情!」,更能「嘯傲東軒下,聊復得此生」。不再憤世嫉俗,逃避現實,更不學屈原,以死明志,只是快樂的寂寞!

 

    而今,時代不同,學古鑑今!崇尚古人之胸襟、勁節!精神節操,堅守自己的責任分際,不諂媚、懂回饋,但也不寂寞,而是分享的快樂!

 

   談菊,要懂!才有意義!

 

   後記:有人忌諱用菊,因在民間悼念會場出現,可能與「壽」字有關吧? 但也應該是寓意「壽終正寢」或來世「永生永世」之意。悼念是尊重,而非穢氣!用文人雅士的觀念看菊,換個角度,它是「君子」,在「花經」埵麆炙|品六命,是佳友(花十友),是東籬客(花十客)壽客(花十二客)。它擁有文化元素深厚的內涵,野逸堅貞!幽夢影中就說它「令人野」!明代時,細葉菊以躍升「一品九命」與梅、蘭並列。其情、其性,亙古不變,仍是雋雅格高的「君子隱客」!

 

 

 

作品欣賞

 

策劃:黃昭美

 

插作:黃昭美、張秀美、盧春美、林靜、鄭美櫻、楊秋霞、黃群雅、陳麗娜、黃緞、林均柔、胡毓容、葉秀霞

 

 

 

 

        花材:狀元紅、菊花、咪咪草、火龍果、柏、百合竹、枯木、山茶

 

        花器:盤

 

 

 

 

 

 

 

        花材:芭蕉、黑藤子、牡丹菊、杜鵑、萼瓣蘭、石斑木、電信蘭

 

        花器:藤籃

 

 

 

 

      

 

花材:菊、紫仁丹、梔子花、火龍果、狗尾草、葉蘭、水晶火燭葉、枯木

 

花器:梅花碗

 

 

 

 

 

 

 

        花材:菊、紅仁丹、石斑木、枯木

 

        花器:瓶

 

 

 

 

 

       

       

        花材:狀元紅、芭蕉、牡丹菊、石斑木、杜鵑、電信蘭、柏、麥門冬、小菊

 

        花器:籃

 

 

 

 

 

       

       

        花材:竹、葉蘭、牡丹菊、柏、小菊、八角金盤、枯木、萼瓣蘭

 

        花器:耳銅瓶

 

 

 

 

 

       

       

        花材:鳥梨、百合竹、菊花、火龍果、山蘇、山茶、咪咪草、水晶燭葉

 

        花器:竹筒

 

 

 

 

 

       

       

        花材:椰殼、椰心、牡丹菊、山茶、狗尾草、曼陀羅、電信蘭

 

        花器:銅瓶

 

       

 

 

 

        

        

       

        花材:山蘇、藤、牡丹菊、電信蘭、小菊、枯枝

 

        花器:天球瓶

 

 

 

 

 

       

       

        花材:芭樂、葉蘭、牡丹菊、電信蘭、柏、花、小菊

 

        花器:碗

 

 

 

 

 

 

       

        

        花材:苔木、山茶、乒乓菊、虎杖

 

        花器:籃

       

 

 

 

 

 

         

         

          花材:狀元紅、山蘇、芭樂、牡丹菊、乒乓菊、柏、電信蘭

 

          花器:竹簋

 

 

 

         

     

 

        

           

         

         花材:葵花、葉蘭、牡丹菊、八角金盤、小菊

 

         花器:籃

 

 

 

 

 

 

         

         

          花材:蔓梅擬、菊花、電信蘭

 

          花器:瓶

             

        

 

 

 

 

          

          

           花材:松、牡丹菊、星點木、麥門冬、木頭、山茶、電信葉

 

           花器:籃

 

 

 

 

 

 

 

          

          

           花材:青龍葉、紅仁丹、菊花、山茶

 

           花器:銅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