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應用花器的造型奇木根幹應用

 

文/黃燕雀

 

一、緣起

 

        談到花器第一個想到的應是為瓶、盤、缸、碗、筒、籃中華花藝的本六大基本花器,它們各有特性,不同的器型花,展現各自的風格;盤花深廣,瓶花高昂,缸花重塊體,碗花中藏,籃花端莊。除了此六大器型之外,也應用現代陶藝家創作的花器頗富現代感。花器有各種不同風貌,2008年,本會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展出「寶器分花」,主題在彰顯器與花在花藝創作上密切關係,「花器之產生係應需要而生,因功用而變」,「在傳統的中華插花藝術中,花器除了是裝水養花的水器之外,並象徵著兩大意義:一是生長萬物的大地,二是庇護花木的金屋或精舍」〈黃永川2008〉。各類花器有它的歷史與內容美,各由不同的質料製作而成,形式多變,非常豐富,色彩也五花八門,紋飾亦非常重要,道器並重,以含蓄有味者最佳。但「奇木根幹」當它成為花器時,會有什麼樣美妙的事情發生?這是中華花藝研究班三年級下學期的學習課程,根幹奇木沒有紋飾,沒有裝水功能,除了樸拙色彩外,為何能當花器?為何要應用它?因此讓許多學習的人,產生好奇,所以此次將再深入探討、研究的心得提出來。

 

二、 探討主題

 

       依課程內容說明〈黃永川2005〉細心體會,反覆思考,第一點提到「奇木根幹的種類繁多,如海芙蓉、奇木、樹根、古樹枒,它們必需樹幹屈曲,線條扭轉,或舍利幹,或倉古皮,它們或粗、或細、或長、或短,以自然有情致者最好」。這些奇木根幹的說明,讓人想起八八水災時,大量由山上流下來的漂流木,它們的形狀一符合奇木根幹的條件,在花藝大作的創作時,取它造景,效果奇佳。記得八八水災那年,在電視新聞報導上,看到滅村、土石流的慘狀,災民心中的痛,我們深深的了解,當時看到那麼多漂流木,曾為文希望災民們,當情緒無法宣洩時,以插花來舒壓,將漂流木架在殘破的大地上,它便是架構,也是花器,浸泡過水的有色衣服,不管能不能穿,可以將它們揉捏成不像花朵的花朵,或隨意披掛在枯木上,如此忘我的、或刻意的將情感放在創作上,讓悲傷、無助,難以吞嚥的苦楚,藉著這樣的動作,呼喚遠走的親人,或和天地同悲,漂流的枯木根幹,也可以是釋放情緒創作的最好素材。

 

        講義第二點「木質色澤以自然為佳,刷洗乾淨固有美趣,蒼苔點蘚也有可觀,或火燒餘,亦可表現不同美感。」它們可以搭做成大地為花器之外,色澤自然的奇木根幹可運用於造型花或寫景花、寫景造型花。刷洗乾淨的木頭,可應用於理念花、造型花或造型理念花,蒼苔點蘚的根幹奇木,適用於寫景花或心象花、心象寫景花等的素材應用:○○年,老師們到法國展出時,從法國朋友的廢園中,取得許多蒼苔點蘚的枯木,插作寫景花及小品花,大自然的氣息,充滿展場,贏得法國人的讚嘆與尊敬。

 

第三點「木根幹的造型組合要點為氣勢與面相,陰陽順當,空間交織。根幹具特點部份特別珍惜或強調,較弱的部份以枝葉掩護,並注意全體感。」奇木根幹來自於大地,吸足風、霜、雨、露、日、月精華,自然而然有了大地精神,將它們架構組合,當做花的「精舍」,氣勢自顯,粗、細、長、短的搭配,多多創作學習,就能體會接觸根幹木頭的溫度、和天地之情在握的那份交融,加上虛實空間應用的表現,陰陽相生、生生不息的面相,就能融入莊子美學中「遊」的妙趣。

 

 

 

       心物關係

 

       花材:拖鞋蘭、南天、鐵炮百合、羊毛松、柏、

                   葉蘭、萬代蘭、毛筆花、咪咪草、火燭

                   葉、小林投

 

      花器:奇木

 

      花型:理念造型花

 

      奇木造型似水平直線,外枯而內潤,以它為大地,

      用造型理念的手法插花創作,表達志節高超,不隨

      波逐流的人生意志;主株的大南天俊才英逸,氣勢

      直上青天,百合香潔華秀,副株托鞋蘭,似崇拜的

      表情、姿態,與主株相映,巧妙的應用素材,以探

      討作者自我之心意。

 

 

 

第四點「造型除整體感外,考慮三景三段之存在與變化。」當花器與花材結合,作品造型要有整體感,就是運用各種豐富素材在花器上創作,或花器融於創作中和作品成為一體,然後注意到作品要有重點,重點即可產生「統一」之效,讓所有素材有眾星拱月之勢,也就是眾多素材最後用情感來統一〈黃永川,2011〉。而中華花藝花型都要強調空間結構的三景:即前景、中景、後景,古人說:「三景具備,景物乃厚,三景分明,景物乃清。」就是指作品空間深度而言,三景雖各有偏重,但每一作品均須具備三景。三景同時也應用於寫景花結構上的「上段、中段、下段」及「左景、中景、右景」,它們都是在加強作品的深度與厚度〈黃永川,1988〉。

 

        今之主題,雖不取六大器型或現代創意陶作為花器插花,而以奇木根幹為花器插花,但三景三段存在與變化之基本道理、原則還是要注意,並應用在作品上。

 

 

三、 重要概念

 

花器取奇木根幹造型應用,在花器的分類上,可歸於「創作花器」,所謂創作花器就是「花藝家或工藝家為達到花藝表現的某種意圖或效果,而創作的花器,其特色就是特殊性、臨時性、挑戰性、表現性、或成就其具個性,獨特化的創作」〈黃永川,2008〉。可見以奇木根幹造型的花器,應更符合「創作花器」的特性。各種不同形態的奇木根幹,在組合花器時,可以否定傳統形式,可以追求自我表現,可以力求個人理想的實現。「創作花器」的主題性及獨特性,讓欣賞者驚嘆,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然而,奇木根幹創作而成花器,是無法裝水護花的,因此使用時,須以大叢葉子,或奇木本身遮蓋貯水器,貯水器可能是錫膽、小管、或錫箔、海綿,都要讓它們掩於奇木根幹之中,然後插花造型。奇木根幹造型花器應用於四大類型花,因它的色彩素樸與各類花材之形色搭配,創造出奇的效果,或創意隨意而生,則趣味無窮,這些感受與感動,創作者在研究及插作時的都會深刻體會到的。

 

 

 

 

颱風過後漂流木堆在岸邊,清理困難,藝

術家將它們再利用成為精美的傢具及藝術

創作,亦可用為應用花器。(陳光華提供,

取自網路)

 

 

 

 

 

 

 

 

四、 奇木根幹花器、花型與藝術風格

 

        奇木根幹在土地中孕育生命,有的乾枯之後又回歸大地,它們還是與大地共生,根幹長了苔蘚,小草、小花、菌菇,有的成為奇木由收藏家收藏,有的在大火燒山時,成為焦炭似的奇木,甚至於成為黑炭,而海芙蓉線條折曲,造型任意天然,木質堅硬,又如前面講義上所提到的枝幹屈曲的,線條扭轉的,有粗有細,有長有短,種類如此之多,當它們在搭配組合成為花器時,適合插作的花型各異,如收藏家處理乾淨之奇木組合成為花器時,則插理念花、造型花、造型理念花。長滿苔蘚、菌菇的根幹組合花器,可和前面提及宜插寫景花、寫景造型花;此種根幹再加古樹枒搭配成花器,則可以運用野趣的花材表現寫景式心象造型花,屈曲枝幹和蒼古樹皮組合搭配成花器,則可插作寫景花、心象寫景花,長粗幹與短木組合成花器,可插作寫景花、造型花,細長枝幹與竹頭搭配為精舍,可成為造型寫景花之花器。

 

        洗乾淨之根幹,甚至可以噴上各種顏色,並加以組合應用,可做為現代造型花的花器,當然,可以有更多的應用搭配方式,當這些根幹奇木排除合理性有意的安排,完全由「任意」與「偶然」來達成時,就像是現代藝術中,超現實主義的技法。又受社會變遷,不同新思維的影響下,在組合各種奇木根幹的花器,可以是快速的、創新的、求變的、有特色的風格,創作中,自然而然的融入後現代主義的意藝術特徵:「解構」、「複合」、「再造」、「並存」、「挪用」等「非傳統理性美學」,來創造新風格〈古重仁2011〉。有如此多面相多元的搭配應用,而成為百變的源源不絕之創作花器,課程的學習發展,就更顯得多彩多姿蔚圍大觀。

 

 

 

五、課程研究心得

 

      中華花藝的課程安排,由淺入深,由基本原則、基本花型到深度的探討;人文、藝術、色彩、哲學、自然及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美都是中華插花藝術研習者,在課程中所追求的「道」。

 

       在本單元課程研究中,取各種不同根幹、奇木組合成花器插花創作時,心中也充滿著喜悅;因地球資源有限,中華插花藝術可將這些舊物或廢棄不用的根幹,經由創意設計,直接被使用,也是creative reuse的新概念。插花是創造花卉第二次生命的美麗,而奇木根幹做為花器造型的元素,是作者重新賦予新的使用意義「第二生命的概念」並喚起人們對自然、樹木生命、生態的珍惜、與應有的環保概念。

 

        據台灣工藝雜誌的報導,已有許多石雕家、工藝家,反對用開採方式取得石材,他們會去撿拾環境中可以取得的素材,也包括海邊的漂流木、椰子葉托、溪邊石頭、丟棄的舊建材等,材料有限,但挑戰極限,例如用「替換」的手法,將八八水災的漂流木製作成廚櫃,漂流木的多樣姿態,為作品帶來書法筆觸般的變化─〈賴怡利2011。「減少人類單向對地球母親的貪求,珍惜自然所給予的一切」,增加生活中自然人文的品味。本會研三下課程「各種應用花器的造型─奇木根幹應用」除了賦予素材第二生命、美麗與有質感的作品欣賞之外,亦可讓大眾更關心環境保護,可以說明此單元是很重要的一個學習單元。學員們不但學習追求美學之極境,也會影響大眾學習尊重大自然、愛護地球及環境保護,讓「+-2°C」的恐懼永不會發生。

 

 

 

六、 結語分享與建議  

      

  中華花藝以花器象徵大地,古云「大地藏無盡」大地具有「長養稼穡,持帶山川」之德,因此花器不只有裝水養花而已,其間也飽含大地之德〈黃永川2008花器之材質或有不同,但其對花藝家的重要性不言可喻,當花藝家將情感投入花器中,插花創作時,所產生的移情變化,是最迷人的地方。如《文心,神思》所說:「寂然凝慮、思接千載;眉捷之前,卷舒風雲之色」的神遊,跨越時空,實是心靈的享受。

 

 

        在此次的研究中,再次體會物我交融、自在適性之趣。研究團隊也是在取得「金錯刀」的資格多年後,一再深入課程研究及教學體驗,從「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終至於獲得一些「見山又是山」的歷程。記得讀袁宏道所著《瓶史》一書卷下中的〈好事〉篇,記述;「嵇康之鍛也,武子之馬也,陸羽之茶也,米顛之石也,倪雲林之潔也,皆以癖而寄其磊塊儁逸之氣者也。余觀世上語言無味,面目可憎之人,皆無癖之人耳。」「好」事音,對某事有特別嗜好,而沉湎其中者,他們都以這些雅好,達到培養高逸情操的目的,「投身藝術之中可以得到怡情養性的功效,但必須有賴擇善固執,真情從事方其有成」〈黃永川1990。好事一文中袁宏道特別強調心無旁騖對修持花藝之道的重要。本會有許多會友,在此建議所有學習花藝者,都是「好事」者,持之以琚A將有美好的、不可思議的妙趣發生,這是此次團隊從「各種應用花器的造型奇木根幹應用」教材單元研究、插作、探索後,欲與大家分享的心情,也期盼在愛花人愛習中華插花藝術時,能混然往忘我的真心投入,終能獲寄養磊落昂藏之氣,培養高逸情操〈黃永川1990,願與愛花人共勉。

 

 

 

參考資料

 

黃永川1988〉《中國插花藝術》,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黃永川〈1990〉《瓶史解析》,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黃永川〈2005〉〈研三下中華花藝講義〉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黃永川〈2008〉〈花藝家〉〈承天載物,寶器分花─論花器及其運用〉台北,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

 

姚仁寬〈2010〉〈第二生命〉概念在台灣工藝發展之分析探討〉

南投,國立台灣手工藝研究中心《台灣工藝》39201011月號

古重仁〈2011,〈後現代主義談九年一貫之藝術與人文〉。

              http://www.aere.nhcue.edu.tw

賴怡利2011〉〈台灣工藝設計的改變與轉化―工藝時尚yii之設計點初探〉,《台灣工藝》4020112月號

 

 

 

作品欣賞

 

策劃:楊秋霞

 

插作者:楊秋霞、黃群雅、盧春美、張秀美、鄭美櫻、羅淑美、林均柔、陳麗娜、黃燕雀、葉秀霞、陳美碧

 

 

 

 

秋的理由

 

花材:山蘇、月桃果、金花石蒜、洋桔梗、咪咪草、臘梅、小菊、芒萁

 

花器:筆筒樹幹、枯木

 

花型:造型寫景花

 

枯乾的筆筒樹和枯木,粗曠、厚重的質感,有助於表現豐富、量感的花型。

取自於大地的根幹為花器,花的形色更精神。看,月桃紅了,是秋。

 

 

 

 

 

 

薪火遼原

 

花材:萬代蘭、紅蘿剎、芒萁、花、電信蘭、虎杖、畫眉、毛筆花、小菊

 

花器:樹根幹、炭木

 

花型:造型心象寫景花

 

想像火燒餘柴,那熊熊的火焰,燃起人們祈求幸福的願望;願光明照耀大地,

願火光帶給人們溫暖。想起了雪地堙A賣火柴的小女孩,她會走過來取暖吧。

 

 

 

 

 

 

桂林山水

 

花材:南木、蛇木、紅蘿剎、羊毛松、咪咪草、小菊、毛筆花、水草、斑草蘭

 

花器:根幹、蛇木

 

花型:造型寫景花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胸中脫去塵濁,自然丘壑內營」〈明、董其昌〉。飽遊沃看,

方能為山水造化傳神,蛇木板自然造型峯峯相連,就以此創造桂林山水意象,有溪山林

藪,應再有野渡橫舟更妙,可臥遊桂林去。

 

 

 

 

 

共生

 

花材:蘭花、針墊花、百合竹

 

花器:陶筒、木塊

 

花型:寫景造型花

 

彎曲木材,不需超人的魔法,大自然即已製造驚奇,根幹為花器,開創資源再利用之思維,

取陶筒相搭配,蘭花高插,成為高兀體造型花,陶、花、木共生,創意立體。

 

 

 

 

 

 

 

花材:菝、向日葵、梅、星點木、洋桔梗、水草、羊毛松、花、

            紫薇星、火鶴葉

 

花器:樹幹、木頭

 

花型:造型花

 

「昔人謂摩詰之詩,詩中有畫;摩詰之畫,畫中有詩」。余亦謂「青藤之書,書中有畫;

青藤之畫,畫中有書」〈明,張岱〉。根幹之曲與紫薇星之直營造成大地,如書法藝術之

頓挫,搭配向日葵的面塊與鮮麗色彩,亦可謂根幹之器如書,書中插花如畫,插花畫中亦

有書,自然的素材加上人文的創意妙趣自現。

 

 

 

 

 

 

舞台

 

花材:樹皮、杜鵑、紫檀、向日葵、長春藤、天堂鳥、菊花、枯木、新西蘭

 

花器:樹皮、枯木

 

花型:造型寫景花

 

奇木根幹來自於大地,吸足日、月精華,自然而然有了大地精神,取之做為花器,珍惜自然給

予,也讓它們在人間有個舞台;向日葵、天堂鳥、紅菊他們炯炯有神、有生意,插花、佈景、

造境,情景合一,自得妙趣。

 

 

 

 

 

 

造景

 

花材:彌猴藤、虎杖、蛇木、咪咪草、靈芝、芒萁、紅蘿剎、小菊、火鶴葉、小綠果

 

花器:海芙蓉、木塊

 

花型:寫景造型花

 

凡物之美者充滿在天地之間,如曲幹、梨藤、芒萁、小菊、青苔、紅蘿剎等均是。然,必有人之

才慧方能欣賞。運用蛇木為大地,為大器,集眾芳眾木為景,以為造型造境,更引人入勝。

 

 

 

 

 

 

新思考

 

花材:天堂鳥、葉蘭、向日葵、孔雀竹芋、筆筒樹、葉牡丹、枯木、小菊、黃楊、長壽花、

            臘梅、洋桔梗、火燭葉

 

  花器:筆筒樹

 

  花型:理念造型寫景花

 

  奇木根幹的再利用,並用於花器,是花藝家重新賦予它們新的使用意義,用筆筒樹之空心枝幹為器,

  它的造型與陶筒、竹筒之應用相同。向上飛展的天堂鳥,搭配象徵光明的向日葵,在表達蒸蒸日上,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願望。

 

 

 

 

 

 

 再生美

 

 花材:山蘇、雪柳、向日葵、葉牡丹、虎杖

 

 花器:大椰殼

 

 花型:造型花

 

 大椰殼充當為花器的形式,是屬於「創作花器」的特質,故在花藝插作時搭配面塊

 屬性的花材;山蘇、向日葵、葉牡丹等,以非傳統的手法作「造型花」類型表現,

 重新創造花卉植物之第二生命。

 

 

 

 

 

 

 

發現美麗

 

 花材:白薑花、電信蘭、海芙蓉、山茄、蛇木、枯木

 

 花器:根幹、枯木

 

 花型:心象造型花

 

 「珍惜自然給予的一切」,利用根幹、枯木為大地之器,並做為素材之應用,想像地球未遭人類嚴重

 破壞之前「綠林揚風,白水激潤」,而今遍地乾枯,了無生意,相信,在人類覺悟之後,生機會漸漸

 甦醒,重新發現美麗的紅、白與綠。

 

 

 

 

 

 

 

 

 

 

 

 

 

 

 

 

 跨越

 

 花材:蘭花、彌猴藤、臘梅、青蘋果

 

 花器:奇木

 

 花型:心象造型花

 

《易.繫辭傳》說:「易之為道也,累牽,變動不居,周流六虛。」世事在改變,變的世界顯現

 的是有生、有滅,有虛、有實,盤古之蒼勁、生命昂揚的大樹它跨越時空流動、運化成為奇木,

 蝴蝶蘭展翼飛迎、駐足,「有無相生,虛而不屈,動而愈出」(老子) 。用奇木為大地,別具意義。

 

 

 

 

 

 

 奇麗自然

 

 花材:南天、羊毛松、鐵砲百合、葉蘭、柏、咪咪草、小林投、臘梅

 

 花器:奇木

 

 花型:心象造型花

 

 千年古樹經時間、風霜細心雕琢,至麗而自然,至奇而不差,以為花之精舍,見花之秀,

 更顯奇木精神,作品的呈現,氣多含蓄卻勁健有力,新風格之創發,頗具獨特性。

 

 

 

 

 

 

 

 

 王者

 

 花材:帝王花、筆筒樹、山蘇、高梁、新西蘭、雞冠花、星點木、向日葵、海芙蓉

 

 花器:筆筒樹幹、海芙蓉

 

 花型:寫景造型花

 

「為文須想春江之妙境」(清鄭板橋),寫景造型亦須想「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的區

  別和轉化,筆筒樹幹與海芙蓉搭配成為花器,插上帝王花、高梁、雞冠花、星點木等,利用

  塊、面、線、體之轉化成型,自有趣在法外之創作心情。

 

 

 

 

 

 

 

 

 美之原理

 

 花材:狀元紅、石斛蘭、虎杖、山蘇、非洲鬱金香、山蘇

 

 花器:筆筒樹

 

 花型:寫景造型花

 

 對比、漸變、層次三項造型原理之應用,是在造成變化、活潑化和打破單調。

 筆筒樹幹之黑色、與白石斛蘭,綠山蘇與紅虎杖的色彩對比,由下而上的層次與不同花材使用,

 並在黑之色調統一下,符合了美的原則,作品創意思境可按「讚」。